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张惠娟纪念馆

特朗普与老子的对话——换位思考与退一步海阔天空

朱永嘉

  按:
  最近观察朝鲜半岛的政治形势,颇觉有趣,一时兴起,模拟美国总统特朗普向中国先秦时期思想家老子求教,写了一篇游戏之作,昨天发表在《文化纵横》公众号上,现在本人博客看法,博读者诸君一笑。
  
  特朗普与老子的对话——换位思考与退一步海阔天空朱永嘉
  
  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他善解人意,人有苦恼,皆向其求教。孔子曾就教于老子,获老子之喻解,欢喜而去。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百日,苦恼万分,想找人为其解忧,以求破解难题之法,于是不远万里来到楚国苦县,希望老子也能听其倾诉苦衷,并为剖解一二,以便放下包袱,轻装前行。特朗普行至曲仁里,轻叩李耳的柴门。
  老子:请进。
  特朗普:不胜冒昧,本人美利坚合众国之大总统,不远万里前来拜访先生,望先生能指点迷津,以解除心中之烦闷。
  老子:请坐,我早已退休,已在阴曹地府多年,怎么还来找我呢?不知总统先生有何苦恼,尽可慢慢道来,老叟毕竟老了,当今世界变化那么大,不一定说得清楚什么了,也只是尽我所能地为尔剖解一二。
  特朗普深深地长叹一口气说:这一百天美利坚总统的日子,不是人过的,看这一百天的记录,那真是满纸荒唐言,说起来实在是一把辛酸泪!
  老子安慰特朗普说:别哭鼻子了,不着急,也别激动,慢慢说吧!把苦恼说出来,至少能松口气,憋在肚子里也难受啊!说实在的,我非常同情你的不幸遭遇。我愿意倾听你的诉说,不用有任何顾虑,这里没有监控,不用担心你的形象被公众知道。
  特朗普擦擦鼻涕眼泪,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慢慢说起来,他说:那就说吧!我原来是一个亿万富翁,日子过得舒畅而又自由自在,看到奥巴马在白宫那么威风凛凛,所以我也想感受一下到白宫当总统的滋味,不知怎么竟然让我顺利坐上白宫中间那个美利坚总统的位置,哪里知道,白宫的布置还没有我家里金碧辉煌呢,一副破落相。我原来认为这下子可以自由运用手中的权力,过着堂上一呼、堂下百喏那种既威风又自由的日子。但这一百天在白宫过的日子,实在不是滋味。我原来喜欢自己驾驶汽车要到哪儿就去哪儿游荡,现在不准我开汽车了,也不能自由自在地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我岂不是变成被缚在蚕茧里的蚕蛹了,你说我能开心吗?我喜欢与女孩子们开一点玩笑,我本是一个风流人物,我上台那一天,百万妇女上街抗议,你说这多窝囊啊!上台以后我就与主流媒体对上了,我指责他们搞假新闻,结果他们也炮轰我,弄得我头昏脑涨。我发布命令,比如那个禁穆令,一个小小地方法官能取消我的命令,那我这个总统还有什么威严啊!一百天下来,我的支持率只有41%,是历届总统执政初期的最低水平,让我的脸面往哪儿放!我说一切为了美国,可是大家都不卖我这个面子,GDP的增长率只有0.7%,是三年来最低的,还不如奥巴马执政时的状况。更惨的是政府的经费只能维持到4月28日,众参两院临时法案帮我延长到5月5日,弄不好政府的工作也要停摆。再讨论一个法案,也只能维持到9月份,这个家怎么当呀!我这个亿万富翁在总统位置上过着穷光蛋的日子,实在苦命啊!
  老子:我很同情你,当初你干嘛要把绳索往自己脖子上套,快快活活自由自在地当几年亿万富翁,多活几年不好呀!我记得你们退休年龄是65岁,怎么到70岁还重新上岗,你的苦恼可是你自己找来的,还不活该吗?在这一点上,曹操便比你聪明,那时孙权写信给曹操,拥立他当皇帝,曹操便说,这小子没安好心,要把我放在火炉上烤。你应该学一点中国历史,或许可以让你变得聪明一些。现在我又能帮你什么忙呢?你七十岁的人了,人生七十古来稀,本来是养老的年龄,还要在白宫里面每天24小时保持紧张的状态,不要折寿吗?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完四年任期啊!
  特朗普:这样说来,岂不是要我提前准备后事了吗?
  老子:是呀!照现在这个架势,上帝耶稣这些救世主也很难救你呀!这个问题暂且放下,你好好保重身体就是了,争取多活几年也好,要维持四年的任期看来相当困难了。这个总统的日子,你就慢慢熬吧!如果有朝一日,你再来到阴曹地府时,还可以来找我诉苦。眼前单纯诉苦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你现在碰到的难题在哪里?咱们不妨讨论讨论,或许我还能帮你指点一下迷津。看来你的命是相当苦的了,要多做一点善事,少做一点恶事,或许还能减轻一点你的痛苦。中国有一句老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上帝帮不上忙,你还是求菩萨保佑吧!
  特朗普:我现在最头痛的是金正恩这个小子,软硬都不行,今年美国是联合国的轮值主席,我让国务卿蒂格森在那儿召开一次外长会议,希望大家帮忙一起来加紧对朝鲜金正恩的制裁,结果你们中国的外长在那儿唱对台戏,说什么要“双轨并行”和“双暂停”,这样我加强制裁的戏就有点唱不下去了。这次外长会议最后只有韩国、日本和我们美国的意见比较一致,说实在的,韩美日三国关系也靠不住,尽管安倍这小子表面上对我们言听计从,阿谀奉承,实际上有它自己的心思,是想搭便车来复活军国主义,说到底我们是同床异梦。韩国也靠不住呀,部署萨德的十亿美元经费,他们一毛不拔,全要美国负担。现在美国国内经费那么紧张,国债已超过二十万亿了,一旦发生债务危机,如果大家都不买美国国债,而且抛售手中的国债,国债发不出来,财政就无法维持,如果政府停摆,我这总统的日子可怎么过呀!要北约各国多负担一点军费,德、法、意、荷这些主要国家都不吭声,要沙特交保护费,也没有什么反应。如此庞大的军费负担,美国实在也担不起了,有钱能让鬼推磨,钱不够,这个磨就推不下去了。再说韩国在5月9日要总统大选,政权更迭是明摆着的,新总统上台以后,他们不配合,我们在朝鲜问题上可怎么办呢?说是以军事实力为后盾,没有财政的支持,没有韩国民众的支持,那怎么办呢?就以部署萨德这件事来看,实在困难,中俄两国都反对,韩国民众也示威游行,反对萨德的部署,还有人在那儿绝食抗议。在朝鲜半岛让我们美国人单干,我们是干不下去的。现在卡尔·文森号已到了朝鲜半岛近海,正在进行军事演习,这个戏怎么唱下去啊?打也不是,谈也不是,不知从何谈起,下一步怎么办呀?进退两难,真是没招了。你们中国现在倒还可以进退自如,左右逢源。
  老子:可别这么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不能只看表面上的东西。
  特朗普:回过头想想,还是杜鲁门当总统的日子好过,当年朝鲜战争,背后还有联合国这块招牌,现在这块招牌也没法挂了,东南亚国家也不完全支持我们,东盟轮值国的主席,菲律宾的杜特尔特也呼吁我们不要上金正恩的当,这次连英国这个老伙计也不愿意跟我们走了,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多苦啊!在镜头面前我只能强颜欢笑,纸老虎的本质,我自己心里是有数的。现在朝鲜半岛的事,我们实在孤掌难鸣,朝鲜问题比叙利亚还难办,在叙利亚那儿我们发射了几枚巡航导弹以后,可以丢下不管了,但美俄关系从此弄僵了。现在想想有点后悔,情报部门有点靠不住,几次战争我们都是被情报部门牵着鼻子走,打伊拉克战争是情报错误造成的,这个包袱现在还背着。摩苏尔的战争还结束不了,伊斯兰国的问题也拖在那里,叙利亚的难局无法收拾。上台以前我痛斥过情报部门错误的导向,但我上台以后,还是得靠他们提供情报,我弄不清楚他们情报的真假,有时候还是被他们牵着鼻子走,难呀!土耳其的总统又在土叙边境闹事了,在叙利亚那儿还是一团乱麻,日内瓦会议也开不下去了。我这个美国总统好似唐僧肉,谁都想咬一口。你说我该怎么办?前途茫茫,不知路在何方?好似每一步都有陷阱等待着我似的,真是寸步难行啊!我实在苦恼、无奈,您能不能帮帮我呀?
  老子:让我怎么说你好呢?你这么一大把年纪,活到什么东西上了啊?你七十岁了,金正恩今年只有二十七八岁,从年龄上讲,怎么说也是你儿孙的一辈,老人家怎么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呢?小孩子闹脾气,老人应该知道如何对付的吧!先放一放,等脾气过了,冷静下来再讲道理,怎么能动手就用打板子来威胁呢?小青年自然有一种逆反心理,无论哪一方一旦失手,如何收拾呢?那后果就很难设想了。
  特朗普:我在5月1日便说了愿意在合适的情况下与金正恩会面,媒体也向你们外交部询问,中国政府是否支持,是否会帮助安排有关会面?你们外交部的发言人也有了回应,听下来中国是欢迎的,对话协商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正确的选择。
  老子:你现在愿意与金正恩对话,当然是一件好事,你得把头脑冷静下来,想办法为与金正恩对话创造一点条件。我过去写过一本《道德经》,又叫《老子》,不过五千言,不知你读过没有。如果你好好读了,认真想了,头脑就会冷静下来,可以理性地思考问题,就会懂得如何趋利避害,如何与金正恩这个小朋友对话,一老一少怎么坐下来,先要放下架子,对话不是为了吵架,辩一个你是我非,而是找一条互相妥协的道路。你不妨先把眼前的问题放下,把它当佛经多念几遍,或许也能超度你的苦难。
  特朗普:说来惭愧,我还没有读过它,这本《道德经》真的那么灵验,能指点迷津、帮我摆脱眼前的困境吗?能不能你现在便为我讲解一番,让我脑子开开窍,找到如何对话以摆脱目前僵局的道路?这本经我一定会天天念的,还是你们中国人聪明,你们有五千年文化底蕴,我们建国才三百年,说来国力虽然强大,但脑子还是不太灵活,搞物的东西还行,跟人搞关系,还是没有你们的本领大。
  老子:《道德经》这个东西可深奥了,不是三言两语便能说得清楚的。它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如果从头说起,几天几夜也无法让你弄明白。还是从问题出发,采取因材施教的办法,就从你眼前的美朝关系说起吧!《道德经》第六十一章有一段文字,讲了大国与小国之间如何处理相互关系的原则和道理,这段文字是这样说的:
  大国者下流,天下之交。天下之牝。牝常以静(柔)胜牡。以静为下。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小国以下大国,则取(胜)大国。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胜)。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夫两者各得所欲,大者宜为下。
  那么这一段话讲的是什么意思呢?这是中国古代的文言文,不太好理解,现在我把它译成现代的语体文,也许能比较容易理解一些。它的意思是:
  大国不可以恃强凌弱以争霸,要自处于卑下谦逊的地位。天下的女性才是真正的强健者,为什么?因为女性常常以柔弱胜男性的刚强,借宁静使自己居于上位。所以,大国要以谦卑的策略对待小国,则能取得小国们心向往之。既然大国可以通过谦卑来赢得小国的信任,反之小国也能以谦卑赢得大国的支持。大国不过希望自己能包容众小国,小国不过希望自己事事都仰仗于大国,大国和小国要实现各自的期望,都应该放下身段,自处于谦逊的下位。
  这一段话的中心主题是,无论大国还是小国,都有一个换位思考的问题,大国要设身处地为小国想一下,他们需要的究竟是什么?美国能不能为朝鲜设身处地想一下,朝鲜究竟需要什么?他们也只是为谋求自己的生存呀!主要还是为了发展自己的经济。当年六方会谈时,曾达成过协议,朝鲜放弃核导,美国支援其两台重水反应堆,解决他们电力的困难。由于美国失信了,才使六方会谈中止,朝鲜才束紧腰带发展核武,仅靠制裁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小国也要转换一下视角,美韩搞制裁究竟是为了什么?大国也怕核战的不可收拾啊!美国既然已表示不把更迭政权作为目标,愿意与金正恩面对面地谈,也承认金正恩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承认他目前在朝鲜国内的地位,谈判也就有了起点。那么拿什么来交换他们已经搞起来的核导呢?这要谈起来看的呀!惟其如此,大家都能换位思考,想一下有哪些条件可以互相交换,是可以坐下来讨论讨论的啊!如果大家真能换位思考,才能和平相处,在这一点上,中国古人还是有智慧的。故大国和小国都应该放下身段,抱谦逊的态度,倾听对方的呼声,而不是情绪化地一味指责对方,那就不好办了。你特朗普缺少的是真能如此放下大国的架子,放下对朝鲜的一味指责、唯我独是的态度,没有前提地主动与朝鲜对话吗?如果那样做我就服了,那才真是功德无量地为世界和平做了一件大好事。如果大家都能换位思考,那么王毅外长提出的双轨制与双暂停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这一点你特朗普能理解吧!你不放下架子,要金正恩就在如此强大军事压力下屈膝投降,然后你以胜利者的面目出现在世界面前,那样恐怕很难很难实现。换一个视角,无论对大国还是小国而言,也要懂得一个道理,要能屈能伸呀!刚柔相济,不是一味刚强对大国而言就能取胜,对小国而言就能图存的,要懂得刚者易折。《易·系辞》:“尺蠖之曲,以求信(申)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凡事要刚柔相济,刚柔各有度,才能取胜,才能存身。如果朝鲜半岛眼前的局面一旦失控,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的呀!对美国而言,也不是狂轰滥炸一番就能脱身而走的啊!听说你们和朝鲜已经悄悄地在欧洲开始谈判了,这是一个好现象,韩国不是马上要选出新的总统了吗?你们可以和朝鲜谈判,韩国新总统也可以和朝鲜谈判,你们三家可以分别谈,也可以在一块儿谈,无论谈出什么样的成果,只要能保证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那就是很大的成功。
  大国和小国如果真能坐下来谈问题的话,那就有一个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问题,既然要谈,就不是什么城下之盟的问题,不能建立在一方胜利另一方失败的基础上,所以在相互间有一个态度的问题,如果真想谈,你不是讲了要与金正恩谈吗?在态度上要平等相待,要大度一些,要给对方一点面子,至于从什么问题谈起,那也不要僵持在大问题和难题上,不妨先退一步,从小问题、容易的问题着手,大家先心平气和地通通电话,联络一下感情,然后再设法坐下来谈见面的地点,也要双方都能接受的中间地带,开始可以谈一下今天的天气,哈,哈,哈,缓和一下气氛,找一个地方散散步,喝一点茶,或者再吃一顿便饭,造成一个和睦的氛围,再慢慢进入议论。议论也要从小处、细微处、可冷静讨论的议题入手,要有谦逊和互相尊重的态度,把互相敌视的态度先放下来。在这个问题上,《道德经》也有一些精辟的论断,我在二十二章有这么几句话值得你特朗普思考,其云: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我把它译成语体文:“老子说:与人讨论问题时,不要自以为是,那才能弄清事物的真相。不要夸耀自己的成功,唯有如此,才能谈得成事。不要以骄横的态度待人,那么讨论才能长久和深入。不要与对方争长论短,这样才能取得成功。”有的时候,在小的地方先退一步,说不定在大的地方还能进两步呢!这里有眼前与长远之间的相互关系,不在乎一城一地之得失,要看全局的胜负。我在《道德经》第二十四章云:
  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
  这段话的意思是,大凡自以为是的人,不是聪明人。自高自大的人,事实上很难建功立业。自我感觉很好而又骄傲自满的人,他的日子很难长久。这些方面对于像你特朗普这样一个大国领袖来说,是极易犯的错误,要好好警惕自己,千万不能一有进展,便自我感觉太好,为什么?骄者必败。
  是不是依靠战争、通过军事上的耀武扬威便能压倒一切呢?不可能,真要拿起兵器,那是迫不得已时的自我防卫,是万不得已的事。我在《道德经》第三十一章,对战争也有过一段论述,其云: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
  我讲的这一段话是什么意思呢?兵者,指武器,那不是吉祥的东西,不是君子们应该喜欢的器物,我很不喜欢你们动不动以军事演习来炫耀自己的武器和军事实力,要懂得使用兵器作战,那是万不得已而用之,是为了防御,为了消灭来犯之敌。要以平常心待之,不能把武器当作宝贝看待,这个东西保不了你们的平安。在战争中即使打了胜仗,也不要沾沾自喜。因为战争胜利而沾沾自喜的话,那是喜欢杀人,以杀人为乐,作为嗜血成性的杀人魔王,那样的人是不可能得志于天下的。其实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希特勒,与日本的军国主义者,还不就是那样一批杀人的魔王,他们怎么可能得志呢?现在日本还把东条英机这样的甲级战犯放在靖国神社,安倍还要去参拜和献礼,这究竟是怎样一种畸形的心态啊!喜欢炫耀自己武器精良,动不动拿军事演习来耀武扬威,那会遭到世人诅咒。讲道理的君子,是不会这样自处的。换一句话说,四处炫耀武力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这一结论已经被世界历史证明。
  现在的兵器无非是导弹与反导系统在互相争强,如今美国要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导弹与反导系统,是矛与盾两个方面,这让我想起《韩非子·势难》讲的自相矛盾的故事,其云:
  客曰:“人有鬻矛与楯者,誉其楯之坚,‘物莫能陷也。’俄而又誉其矛曰:‘吾矛之利,物无不陷也。’人应之曰:‘以子之矛,陷子之楯,何如?’其人弗能应也。”以为不可陷之楯,与无不陷之矛,为名不可两立也。
  这便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自相矛盾的故事,美国那些著名的大军火商,导弹和反导系统都是他们生产和销售的“商品”,他们是以此为生的,在国际上制造紧张空气是他们这些军火商推销产品的营销手段,否则的话,他们何以为生呢?这些人可信吗?不可信。自相矛盾的故事就是告诉人们不能相信他们的鬼话,他们是嗜血成性的家伙,唯恐天下不乱,一些国家的军人、财阀依附着他们,他们无论到哪儿,都要在那儿制造一些事端,否则的话,他们就失去存在的合理性了。这一点,我告诫你一下,千万不要做他们的代理人,否则的话,他们会把你送往十殿阎罗那儿受苦难的啊!
  导弹做什么用呢?可以运载弹药打击对方,最厉害的是运输核弹,看看日本广岛、长崎的两颗原子弹死了多少人啊。现代化的战争,打起来破坏力极大,反过来也证明世界和平之可贵。关于战争的结果,我在《道德经》第三十章也有一段话,现录于下:
  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善者果而已,不敢以取强。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骄。果而不得已,果而勿强。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
  我这一段话讲的什么意思呢?意谓懂得道理的君主,现在叫总统、领袖、主席,管理国家大事的时候,不能借兵器来显示自己的强大。用兵这件事会有不良后果,凡是有军队驻扎和经过的地方,必然是田地荒芜、荆棘丛生。现在美军驻扎的冲绳,那里的民众不是多次提出抗议嘛,那里的地下水都被污染了,民众怎么生活呢?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当地的韩国百姓之所以反对,其中一个理由便是害怕萨德污染那儿的土地和水源,那是他们世世代代要依赖生存的土地啊!你特朗普可不能不顾那儿百姓赖以生存的土地和水源啊!否则的话,千百年后那儿的百姓还会诅咒你犯下的罪恶,这个问题你真该好好想一下。大战以后,必定有凶荒的年岁。曹操有一首五言诗《蒿里行》,其中有这样几句描述东汉末年战乱以后的惨像,其云:“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那时候的战乱,户口减少了十分之九,那还是冷兵器时代的后果,到如今热核战争的时代,后果要惨烈得多,恢复起来更困难,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复苏。从这一点讲,那些军火商实在令人痛恨。所以善战者很难有好下场的,善良的领导者,在不得已应战的情况下,只要能取胜便可以了。果者,胜也,不敢争取强霸,不会想着去充当世界的霸主。在自卫战争取得胜利时,决不要自满,不要去夸耀自己的胜利,不要因此而骄傲,要懂得所以打这一仗是为了自卫,是因为万不得已。战胜以后,也不是就此便万事大吉了,要懂得任何事物如果非常强壮了,下一步便是走向衰老。这个自然规律对任何人都是如此,对任何一个国家也是如此,这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妄自逞强,那样只会加快自身的衰亡。世界历史上曾经的霸主,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西斯德国无不如此。你特朗普的这个美国总统如果不懂得收敛,也很难逃脱这样的结局,要懂得祸福相依的辩证关系。我这次给你讲的这些道理,浅显易懂,却又非常正确,身处那个位置上的人们,往往自以为了不得而忘乎所以了。
  美国与朝鲜之间,如果你特朗普真想坐下来谈的话,在《道德经》第六十三章,也有一段话值得好好思考,其云:
  大小多少,报怨以德。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是以圣人犹难之,故终无难矣。
  我给你讲这段话的意思,美朝双方如果真要坐下来谈判的话,事情无论大小多少,在态度上要记住一点,那就是以德报怨,千万不能冤冤相报,如果那样的话便不会有好的结果。困难的问题,要从容易的地方着手,重大的问题,要从细枝末节上着手,天下的难事所以能处理好,都是从容易的地方开始,天下的大事也是从细微处才能着手。所以圣人不是直接面对那些难以处置的大事和难事,而是先从小事和容易办成的事着手,唯有如此,才真正能办成一些大事业。还有一点要注意的是,不要轻于然诺,因为那样容易失信。对于定下来的事情,不要变化多端,否则的话会增加困难。圣人处理各种能够处理的事务时,注意到这些方方面面,所以没有什么可以使他感到为难的事情。我在《道德经》六十四章有两句话,同样值得你特朗普好好注意,其云: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这一段话的意思比较浅显,你一定很容易理解,说到底,大事要从小处做起,要持之以恒,才能取得大的成就。美国与朝鲜如果真能坐下来谈,那可是一件大事,不妨从小处着手,先建立接触,慢慢建立互信,再谈正事,这样才可能一起放下屠刀,实现和平相处,才能在东北亚消除一个大的隐患,那样的话,你们都能立地成佛了。当然,我这样说,也不是大家都能接受的,亦还是有人唯恐天下不乱,乱了,他们才能浑水摸鱼。最近日本官方的一些言论,就值得我们注意。4月1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参议院外交保卫委员会的会议上称:“目前,存在朝已经拥有向弹头内填满沙林毒气和实施导弹打击能力的可能性。”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谈到朝鲜的情况时表示,“有两种或两种以上可生产化学武器的设备,已经拥有相当数量的化学武器。”这都是没有确切证据的无端造谣,用心险恶,无非希望在朝鲜挑起事端而制造借口,其目的是希望借机以加速日本的军国主义化。这一点中国有一句老话:“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特朗普:我还想问一下,你们在1951年签订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规定一方受到进攻,另一方应给予军事援助,这个条约还有效吗?我真不想与中国发生正面的冲突,到2021年,你们还会续签吗?
  老子:不知你是不是还记得习近平主席给你讲的中国在朝鲜战场打过的几次仗,明朝万历十九年(1591年),日本大封建主丰臣秀吉致书朝鲜国王李昖,公然提出:“吾欲假道贵国,超越山海,直入于明,使四百州尽化我俗,以施王政于亿万斯年。”(《日本国志》卷五)以朝鲜为跳板进攻中国,这是几百年来日本军国主义一贯的侵略方针,次年即爆发日本侵朝战争,一直打过平壤,朝鲜政府向中国求救,明朝政府出兵援朝,这一次中国援朝抗日的战争足足打了七年,直到丰臣秀吉殒命,日军才被迫从朝鲜撤回。清朝也打了一场援朝战争,甲午海战中国失败了,才有《马关条约》,日本占领了朝鲜。日本以朝鲜为跳板,策划侵略中国,九一八事变先侵占东北三省,然后又是华北,1937年七七事变,全面抗战开始,中国人民经过艰苦的八年抗战打败了日本侵略者。1950年爆发朝鲜战争,当美军与联合国军打到中朝边境时,中国被迫抗美援朝,中国和美国打了个平手,这些事你还记得吗?在朝鲜问题上,这几百年的历史我们记得很清楚,中国怎么会允许在自己家门口闹战事呢?这是历史证明了的,过去如此,今后同样如此。
  特朗普:我现在的日子实在苦啊!过去每年5月1日,白宫记者协会要举行一场晚宴,邀请当下的总统、政府官员、商界、文艺界的名流及个主要媒体的记者编辑举行一次茶话会,大家轻松一下,讲一点笑话,联络一下感情,这已经有好多年的历史了,今年我可不敢去了,这一百多天我与新闻界一直怼来怼去,如果去的话,又是被他们调侃和炮轰一通。他们请了一个移民穆斯林喜剧演员,让大家说说笑话,哪知道我又成了他们嘲笑的丑角了,我这个脸往哪儿搁呀!而且他们还是拿朝鲜问题开涮。5月2日,我只能放下架子与普京通了电话,除了讨论叙利亚问题,还讨论了朝鲜问题,他要我克制,与你们中国是一个调门。东盟也不支持我,我是到处求爷爷告奶奶,苦呀,一个帮我的人都没有,唉,风水轮流转,就是不到我家。所以现在还是你们的习主席日子好过。朝鲜问题这局棋的棋子下一步怎么走才好呢?打也不行,谈又不知从何谈起,军事演习搞了那么多,也已到顶了,再怎么演习下去呢?朝鲜的态度又那么狠,一点不退让,怎么找个台阶让我下去呢?我有一个想法,你看行不行,你老先生不是讲要换位思考嘛,那能不能让你们的习主席与我换一换位置,让他到白宫做几天总统,让我到中南海当几天主席,这样大家都能换位思考啊!
  老子:习主席怎么肯到白宫去遭你受的那么多罪呢!如果你到中南海来,也难呀!凭你这个性子,要不了几天,铺天盖地的大字报也会把你轰下台来的,中国的老百姓也利害呀!
  特朗普:你不是说要换位思考吗?不换位子,怎么能换位思考呢?你们不是老讲屁股决定脑袋吗?你倒说说看,我这个脑袋怎么换呀!我现在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不知怎么办好呢。我真后悔来当这个美利坚合众国的大总统了。
  老子:中国有一句老话,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你还是好自为之吧,放不下架子的话,谁也救不了你啊!
  
 浏览:51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7/5/9 12:37:22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朱永嘉(重发)为什么拒腐防变会成为当前政治生活最迫切的问题(收藏于2017/7/24 6:21:54
朱永嘉(重发)关于宇文泰与苏绰的对话(收藏于2017/7/16 14:52:41
朱永嘉李贽论何心隐(收藏于2017/7/13 18:18:16
朱永嘉饮水不忘掘井人——为迎接香港回归20周年的思考(收藏于2017/7/2 12:15:49
朱永嘉学习《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的一点体会(收藏于2017/6/25 21:00:39
朱永嘉何以为继?关于高考报道的对话——四轮与三足的对话之三(收藏于2017/6/18 21:13:18
朱永嘉郑重推荐罗建波同志的这篇讲话(收藏于2017/6/12 12:15:06
朱永嘉夜读札记(收藏于2017/6/11 15:46:19
朱永嘉给某某同志的信 ((收藏于2017/6/4 16:13:40
朱永嘉李贽关于才、胆、识的议论(收藏于2017/5/28 11:21:28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朱永嘉从毛泽东三读《晋书?刘牢之传》说一下为人的操守问题(访问11671次)
朱永嘉关于宇文泰与苏绰的对话(访问10751次)
朱永嘉青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访问7139次)
朱永嘉金山卫与乍浦一日游(访问7002次)
朱永嘉在求真中求是——纪念谭其骧诞辰一百周年(下)(访问6709次)
朱永嘉读王安石诗《元日》(访问5764次)
朱永嘉当年毛泽东向全党推荐枚乘的《七发》今天仍值得我们好好品味(访问5201次)
朱永嘉释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访问5059次)
朱永嘉祭亡妻张惠娟文(访问4631次)
王绍玺与景贤相处的日日夜夜(下)(访问4368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7/16 2:25:38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