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怀堂 文选
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远怀堂

2017 清明 缅怀纪念

小社成员

  全体小社成员我们写点爸妈和奶奶的点滴往事来纪念他们吧。
  记得爸爸是个很细心又幽默的人,家里过年过节要拌凉菜,爸爸切的黄萝卜丝又细又匀比我们任何一人都切得好,要是涮羊肉那切肉片,也是非他莫属,在那个黄色的方桌上一切就是一个小时,在那些艰苦的岁月里家里的日子很是温馨,记得60年代有一天爸爸回家说我带了一件东西你们看了有的人会笑,有的人会生气猜猜是什么?我们猜不出,结果最后拿出来是前些时侯照的照片,果然我生气了,因为我照得很难看。
  ——Weiwei
  
  小时候我把姥爷辛苦泡的药酒打烂啦, 害怕被打屁股,把酒瓶药渣一股脑倒倒楼下郑爷爷院子里, 姥爷回来一屋子酒气, 自然瞒不住, 我被姥爷提溜着到楼下道歉, 回来姥爷心疼的说要是药渣还留着, 现在还可以再泡, 这倒倒楼底下倒是彻底浪费啦。
  ——Jingjing
  
  记得到了周日休息,爸爸洗衣服,总是会把浅色衣服、深色衣服、内衣等等放在不同的盆里摆放一地,妈妈就会埋怨爸爸,嫌他不会干活,洗个衣服盆都要用那么多,爸爸总是笑呵呵干自己的,任由妈妈去说。
  窗外雨雪交加,恰似此时的心情,温馨的回忆与思念的痛交集
  ——Lisha
  
  算起来咱们家里命最苦的就是姥姥和奶奶,姥姥嫁给姥爷受了一辈子苦,姥爷当年受齐朗轩资助念大学和齐朗轩的妹妹相好,两人商量着要私奔去外国,姥姥得信去了齐家,住在佣人房里,干着佣人的活计大冬天用雪和包谷面为齐家人洗皮祆手冻的红肿,而姥爷象公子哥一样住上房,后来到穆棱煤矿好日子没过几年姥爷就辞职了说是不给日本人干了把辞职金全买了些鲜果和首饰说要做生意,姥姥让姥爷买粮食贩卖姥爷不听结果生意全赔了,姥爷又跑到北京去找齐家了,撇下姥姥带着三个孩子投亲靠友,过了几年寄人禽下的日子,好不容易姥爷在石家庄找到工作(还是给日本人干)千辛万苦带着三个孩子奔了去又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靠赊账过日子,好不容易混到日本人倒台,回到东北又赶上霍乱流行和小舅一起死于霍乱。最后连坟都找不到。奶奶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奶奶家是个很富裕的地主吧,因为在那个年代她就上了高中,还很会打蓝球,山东解放后奶奶的丈夫(在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任职)扛了一捆布跑到台湾说是去做生意,结果一去不回,从此奶奶就守了活寡,后来爸爸把奶奶接过来照看我们,在那个年代奶奶也算个知识分子了,却把心血都用在我们身上,奶奶很会唱歌,经常纳着鞋底哼着歌,奶奶识简谱,有一本歌谱藏在床褥子下面,因为奶奶会唱歌就很听不惯我五音不全的歌,我一唱歌,奶奶就说难听死了,到很大了我才知道我五音不全。奶奶爱穿一件月白色的偏襟布衫蓝裤子,浑身散发着一种温良贤淑的气息,据妈妈说当年报社的一个摄影记者看上她了,我很埋怨妈妈为什么不促成其事,妈妈说奶奶半夜总拿出她丈夫的照片看,她不好开口。后来四清运动非把奶奶遣回原籍,回去后又逼她和一个三辈贫农结婚,好在奶奶心中有主,日子虽苦,精神也算有寄托吧。我说要去看奶奶,但直到奶奶去世也没实现奶奶来信还总问我何时去?
  ——Weiwei
  
  我和丽江回张家港,当时爸妈的心情我现在感受到……。爸妈第一次来张家港爸妈很高兴,我和丽江也是,吃完晚饭爸妈出去散步,在小区一条道两侧当时正开着广玉兰花,爸起名叫玉兰路。在当时那个年代,在这里洗澡也难,每周去市政府招招所去洗澡,爸骑自行车带着妈,丽江带着点点。当时张家港在这段时间有刀鱼,爸是最喜欢吃的,妈怕刺不爱吃但妈最喜欢吃虾。点点滴滴事总想起,在梦里也梦到爸妈。在清明时节我们的回忆是对爸妈最好的纪念。
  ——Jianya
  
  记得小时候,爸爸每次出差回家都会给我买一双红花的条绒布面的鞋子,我的脚长的快,同龄的小朋友都没有我的漂亮。贪玩的我大冬天穿单鞋上学,放学后去滑冰,脚上长很多冻疮晚上洗完脚爸爸帮我搓冻疮,每每搓的脚发烫,很快冻疮就好了,从此脚上再没有生过冻疮。我上小学时应用题不会做爸爸总是耐心的教我,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脾气。记得点点刚生下来时屁股红红的,爸爸每天上午写字时我让他抱着点点晒屁股,他不能写字就一边给点点晒屁股一边看报纸,还很高兴。想想爸爸已经离开我们十年了,想起往事就象发生在昨天。
  ——Lijiang
  
  爸爸和妈妈为我们组建了一个充满爱的温馨的家。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依然有很多欢乐。记得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爸爸受冲击挨批斗,那时候几乎每天都是坏消息,得知全家人都有可能被赶出城市下放到农村去,当时我们年龄小不懂事很茫然。有一天爸爸妈妈上把我们几个小孩子叫到身边都围拢坐在床上,爸爸妈妈一本正经地开始规划到农村定居生活的打算。爸爸说要自己打土坯,盖一个能多有几间屋子的土坯房,妈妈说要修一个大院子,院里面种上果树,蔬菜,还要养鸡,养鸭,养猪,养羊,生活自给自足。还拿出一张大纸来认认真真画了个草图,大家都很兴奋,我们小孩子们就更开心啦。温暖的家庭气氛和对今后生活的憧憬使少不更事的我们对当时的恶劣的政治形势和生活境遇没有任何惧怕,只有美好的向往。多年以后想起来,我还是觉得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没有建成的家。
  人家都说隔代亲,爸爸很爱孙辈的小孩子们。记得我坐月子后第一次带贝贝回娘家,爸爸接过孩子打开被子看一看小外孙女,没想到贝贝突然拉屎,爸爸立即用手接住,还边笑边嚷着赶快、赶快给孩子换尿布,却一点不顾自己当时手里的稀便便,一脸的慈爱和笑容,我当时就很感动。
  妈妈的善良和慈爱是我在自己当了母亲以后才有更深的体会感触。记得家里的小方桌,每天吃饭时, 一家七口人围在桌旁,已经是很窘迫了。邻居家的孩子在我们吃饭的时候经常会来凑热闹。妈妈总是热情的加个小凳子,添上碗和筷子,让小孩子和我们一块儿吃饭。那种诚恳热情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我在局宣传队的时候,经常要外出去演出。常常出发的时间又总赶不到饭点,妈妈怕饿着我,总是给我单独提前做一顿饭让我吃了再走,有个同学也常来蹭饭,妈从来都没有嫌过麻烦,总是热情招呼同学和我一起吃饭。
  还有一年妈妈回东北老家。八月十五过节了也没有回来。那天爸爸说我不饿今天晚上不用吃饭,哥哥说我也不饿,于是他也不做饭了。微微说我也不饿,于是家里没人做饭了。那个8月15是我记忆中最没有意思的节日了。大家都饿着肚子想着妈妈在的时候过节多好。
  —Weisha
  
  清明遥祭故去的亲人,想起了山东的奶奶,翻查手边电脑资料找出了上面这张照片。
  照片是在2008年11月我第二次去看望奶奶的时候拍摄的。她明显苍老了许多,但精气神还好。从我第一次去肥城三娘庙看望她已是又时隔七年了,没想到一见面老人竟然叫出了我的名字,她说自己身子骨不比过去了也还算硬朗,就是很念想着亲手带大的孩子们和列璞,念叨着能盼望再见见面。老人说话不徐不疾安详平静,她告诉我她已经是基督徒,信靠主怀,沐浴恩典,内心平安喜乐。说起不少沧桑往事和动荡艰难的岁月时,她神情淡定从容,经历过的风霜雨雪早已是过眼烟云,没有任何抱怨,也无半点凄惶,仿佛心无杂念如静潭止水,发散出令人感动的单纯。她带我看了独住的小屋,床边放着一本卷了边的圣经,墙上挂着耶稣像。一再想留下我包饺子吃完晚饭再走,当知道有人在外面等我一起赶路,满眼的不舍,拄着拐棍走到门口送我,车都开出很远了,回头看看,老人仍在门口站着,微风吹拂一头白发,一个瘦小刚毅的老太太的颤巍巍的身影在金色的夕阳中定格。
  奶奶是一见面就能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回想起第一次见她是在2001年夏天,几经周折驱车几百里找到三娘庙打听到奶奶家,村民领着我这个事先没有联系的不速之客推开院门进去,奶奶在房顶上应声,她正在房顶上边晒粮食边念书,见有人来,手里拿着一本残破的厚书沿梯拾阶下来,瞥了一眼居然是小说《青春之歌》。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对照眼前的老太太和之前想象中的奶奶,似乎并不陌生竟有几分神似。这个奶奶的凄婉故事和别样身世我早就耳熟能详,解放前大宅门出来的高中女生,嫁给当年的高官省民政厅长,新婚丈夫被裹挟到海峡对岸从此音讯全无,后来家道中落时局变迁历尽坎坷磨难等等,直到90年代初微莎通过在美国的台湾同学黄秀文找到下落,彼时夫君早已离世多年,奶奶望断秋水一生悲凉,膝下无子形影相吊,斯人独憔悴,令人唏嘘不已。我其实一直很好奇,一直想有机会去看看这个对我而言颇有几分传奇色彩的老人,特意长途奔波拜访不仅因家人托付也想印证自己的好奇心。想象中的奶奶年轻时应该是五四时期穿着月白旗袍的林道静式的知识女性,初次相见仍能感受到老人家满面尘土难掩的书卷气,使人油然而生敬意。奶奶的苦难人生折射出的时代背景是一道刺眼的历史疤痕,也是近百年中国史至今犹在欲说还休的的一段尘封的隐痛。记得那天她讲了很多新疆往事的回忆,临别时我提出照张像,老太太坚持先去洗了脸梳了头,又换了一身新衣服,精神矍铄的走出来才照了相,那张照片至今还保存着。
  往事如烟,今年清明,安娜堡烟雨迷朦,我们摆设了供桌遥祭逝去的亲人长辈,同时也祭拜了山东的奶奶。
  ——Dongdong
 浏览:73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7/4/23 5:04:59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小社成员2017 清明缅怀纪念(收藏于2017/4/23 5:04:59
杂记拾遗(收藏于2017/4/4 11:04:45
清明祭(收藏于2015/4/5 12:59:27
缅怀妈妈送别追思(收藏于2015/4/3 4:02:45
送别父亲(收藏于2007/5/11 8:27:51
frank and weisha永远的怀念(收藏于2007/5/11 6:22:46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送别父亲(访问1148次)
frank and weisha永远的怀念(访问398次)
缅怀妈妈送别追思(访问275次)
清明祭(访问156次)
小社成员2017 清明缅怀纪念(访问74次)
杂记拾遗(访问61次)
1/2页 1 2 向后>>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