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思念无边

清明,怀念我的共产党员父亲

淑君

  清明小长假,没能回家去爹爹的坟头烧纸钱,在网上给老爹爹献了花,利用纪念馆里“烧包袱”的程序送去了铜钱、纸钱。这个时刻,肯定会思念父亲,可为什么要加前缀“共产党员”呢?
  这两天在追一部电视剧,“车祸”的情节啃噬心肺、刺痛细胞,今天,老检察长一句“为什么要入党”的台词让我马上想到自己的父亲——一个纯粹的共产党员。父亲或者说父辈们的入党动机更单纯,因为共产党带领他们翻了身,他们始终忠诚于党。父亲出身贫寒,早年丧父,十多岁的孩子像大人一样操持着家里地里的各种活计。曾为抢收抢种,在庄稼装车套车时因人小力气不足,踩空跌落车下,脚面落下好大一块疤。从十几岁跟着共产党干革命,父亲心中就有了信仰,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党。
  做供销社主任时,父亲心中装的是他们供销社的服务对象——农民。我从一出生就和妈妈住在市里姥姥家,与父亲工作的供销社相距约30公里。某年夏天,一位农民伯伯搭车来到市里,打听着找到我家,他是来道谢的,据说是父亲想尽办法帮他们解决了什么农业机械问题。当时我小,只知道父亲工作在外地,如果没有什么集中在市里召开的会议,一个月才回家一次。也许是比弟弟妹妹更能体会妈妈带着我们过日子的艰难,当后来父亲跟我谈起入党问题时,我拿了他给的党章用心阅读,同时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入党”,因为我知道自己勤奋但迟钝,只能专心做一件事,兼顾两种角色肯定会手忙脚乱,所以我做不了父亲那样纯粹的共产党员。
  父亲调回市里工作时我都快上大学了,大二那年暑假,我到北京找同学玩,在火车站遇到了他们食品加工厂的一位业务员,他说“厂长太累了,有时夜里加班就在办公室的椅子上铺张报纸,凑合着睡一会。”我知道父亲为了加强生产管理想了许多办法,并迅速扩大了产品的销路。到后来才知道,父亲经营承包个人所得部分全部以奖金的名义分给了厂里的职工。
  那是改革开放的年代,计划经济时期令人羡慕的糖烟酒公司却成了管理上的老大难单位,父亲这时被调去做经理,工作难度可想而知。又赶上名额有限的“长工资”,如何公平地处理这件事着实浪费脑细胞,那个雨夜父亲几乎熬了个通宵,天亮后他跑到烟库看是否进水,结果摔到在地,昏迷了三天三夜,医院诊断是脑血栓。那一年,父亲刚52岁。为了重返工作岗位,父亲以顽强的毅力坚持不懈地锻炼,最终能够跌跌撞撞地独立行走。虽然不能工作了,但当搬回老家居住时,父亲把他的组织关系转回村里。
  补充说明为什么回老家住,父亲任糖烟酒公司经理时,我们一家六七口人租住在两间房管局的老房子里,下雨天要从屋子里往外淘水,夜里睡觉时我的上方要支一块塑料布,名副其实的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所以,父亲出院后,二叔找村干部要了一块宅基地盖了三间平房,从此,父亲一直在家乡过组织生活,作为党的一员,至死与党保持着联系。
 浏览:40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7/4/5 20:52:32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淑君清明,怀念我的共产党员父亲(收藏于2017/4/5 20:52:32
sj执着(收藏于2004/12/4 23:25:11
sj可怜天下父母心(收藏于2004/8/1 10:11:54
sj葬礼(收藏于2004/6/22 3:04:11
sj怀念父亲(收藏于2004/6/21 15:17:59
sj疼爱我的两个男人 去了(收藏于2004/6/20 12:48:23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sj葬礼(访问902次)
sj执着(访问809次)
sj可怜天下父母心(访问749次)
sj疼爱我的两个男人 去了(访问720次)
sj怀念父亲(访问692次)
淑君清明,怀念我的共产党员父亲(访问41次)
1/2页 1 2 向后>>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