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新四军老战士

爸爸的故事

亚军

  亚军20170318
  如兰的评书“酒婆”说的好,引出下一段“酒鬼”的故事。
  
  我的父亲爱喝酒,能喝酒,在新四军里也是远近闻名。“那个王老五,酒鬼一个。”
  能被称为“酒鬼”的,一定有些道道可说。两瓶茅台放不倒他,同事之中不见对手,一生中仅醉过两次,引为美谈。
  
  喝醉了与喝多了,在境界上是完全不同的。有的人酒量大,喝多了也不醉,神清气爽,飘飘欲仙。
  福州解放,父亲随大军入城,任省公安厅一处第一副处长(当时省厅实际只有一个处),配给他一辆摩托车。不小心摩托撞树上,人飞出老远,没事。车撞的稀巴烂,没得修。那可是当时福州城里唯一的一辆摩托车啊。事后调查,事故原因“喝大了”,没说是喝醉了。
  我曾经送过一位醉鬼去医院。人要真醉了,很难把他扶起来。之后一定要把他扛着走,像扛着一扇剔完骨的猪肉,挂在肩膀上。那时我先犯了个错误,把他背在身后。没走几步,他的头向后一仰,脊椎就像没骨头一样弯了下去,头和手都拖在地上。如此下腰的软功实在了得,正所谓是“烂醉如泥”。
  
  沟子里卫华家车队有个李凤和,据说是抗美援朝汽车兵出身,有点道性。半斤老酒落肚,精神焕发,何惧山路崎岖,车开的又快又稳。
  坐上他的车,看着他那脸红眼红的样子,谁不提心吊胆,真要有点视死如归的精神准备。好在从来没有出过意外。
  
  当年父亲有支二十响德国造的盒子炮,是把好枪,众人传看,稀罕的不行。但经常没子弹,说是反正自己枪 打的不准,正好送给神枪手们换酒喝。
  鞋子也可以换酒喝。没得穿可以打赤脚,穿草鞋,还时常有老乡送军鞋来。帽子不能换,没得人送。
  
  一次缴获了一大坛日本酒。兄弟们开怀畅饮,当场一对一,怼倒14人。那可是十四条中华汉子阿,让我爹用娘们酒给放趴下了。可气的是自己还没倒,还不承认有醉。有人统计他当时连续喝了72盅,没办法,让他手揪耳朵原地转圈,不醉。走操场上的独木桥,通过。下围棋,照赢。
  有人在他下棋用功时,给他喝了一碗冷茶(或是热茶?),终于将他击倒,一醉几天没醒。
  恰赶上部队要临时转移,警卫员怎么也叫不醒他,好不容易把他拖到大街上,鬼子已经进村了,警卫员吓跑了。
  
  等他睁开眼,看到满街都是白狗子,有人踩肚子,有人用枪托捅他。这一吓,非同小可,出了一身冷汗,酒也醒了,翻身爬起来就跑。后面一片笑声,可能是他左突右拐跑路的姿势太美了。
  当时白狗子、国军、新四军的穿戴都差不多,主要看臂章。如果谁想挑衅的话,提前在胳膊上系白毛巾,做个记号。否则很难辨认。
  尤其在晚上,让我爹占了个便宜。 跑到村口,站岗的问口令,他抬手就是两枪。站岗的端起大枪,也还了两枪。据我爹讲,子弹没有“扑、扑”声,估计那大枪是朝天开的。谢天谢地,一口气跑了十几里,追上部队。
  我插嘴:“那个警卫员够混的!”
  “按军法该枪毙,征求了我的意见,十来岁个娃,还是个儿童团长,不 懂事,责任也不该他全负。”最后是脱下军装,送回家去了。
  
  大难不死,这是第一次酒醉。之后他的酒量是江河日下,但是名声不减。
  
  好像是62年国庆,三年灾荒之后,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宴请在京的老同志,及部分外国友人。新四军的老家伙们又凑到一起,不容易。躲在大堂的最后边,大开杀戒,好酒管够,旁边几个桌的也过来起哄。结果他光荣的钻到了桌子底下 。回家后躺了若干天,都不带翻身的。
  总理批评:xx部有个干部国宴上喝醉,有损国威……
  有人说,没见过总理因喝酒骂人的,比受个嘉奖还带劲。
 浏览:55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7/4/4 12:56:48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亚军爸爸的故事(收藏于2017/4/4 12:56:48
王喀生最后十日(收藏于2000/7/14 16:48:18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王喀生最后十日(访问1472次)
亚军爸爸的故事(访问56次)
1/2页 1 2 向后>>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