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致河南艾滋病村的死者与濒死者

谁在艾滋村反华?

李丹

  2003年10月24日,为艾滋孤儿提供教育救助的“东珍学校”开学;
  
  2004年3月18日,商丘市政府以“非法办学”为名取缔“东珍学校”;
  
  2004年6月21日,东珍正式向商丘市教育局递交民办学校筹设申请,教育局官员则表示市领导反感东珍,拒绝接受东珍的申请;
  
  2004年6月22日,东珍继续开始为商丘艾滋病村的22名失学儿童提供教育救助;
  
  2004年7月7日,商丘市政府逼迫梁园区伊斯兰教协会将东珍赶出租住的校舍(东清真寺寺产);
  
  2004年7月8日,警察和居委会人员在东珍宿舍附近散播谣言,称蚊虫叮咬传播艾滋病,东珍的孩子们会把艾滋病传给邻居;
  
  2004年7月9日晚9时,商丘市100余名官员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暴力侵入东珍租住的宿舍,抢夺孩子,感染者积极分子王国峰、李素芝带领孩子家长及时赶到,制止了商丘市官员的非法行为;
  
  2004年7月11日,王国峰、李素芝被刑事拘留,罪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7月14日,我在郑州就东珍近期事件接受新华社驻河南记者采访,很显然,记者之前已经就东珍的活动采访了商丘市的有关官员。于是有了这个很官僚、很经典、很尖锐、更很无聊的问题:东珍将艾滋病村的新闻透露给国外媒体,怎么保证国外媒体对艾滋病村的报道不会失实,不会被反华势力利用?
  
  
  
  屠杀中国人民的反华势力
  
  
  
  所谓反华,就是仇恨中国,仇恨中国人民,看不得中国强大,看不得中国人民过好日子,唯恐中国不乱。谁是反华势力呢?按照商丘官僚的说法,就是BBC这样的外国媒体和用人权指责中国的外国组织。
  
  
  
  可是,这些他们心目中的“反华势力”对中国作了什么呢?无非是说出了河南艾滋病村的真相,说出了身为中国公民的河南艾滋病村感染者的生死之痛,指出了河南这些官僚无视人民生死的丑行。
  
  
  
  艾滋病村,中国预防科学院科学院院士曾毅教授估计河南一省就有100万农民因为卖血感染艾滋病。1995年,河南政府就已经知道了在卖血者当中艾滋病的大规模传播,所以才会迅速关闭了全省的单采血浆站。但是,之后就是长达10年的沉默,直到2004年2月,河南省副省长王菊梅才公开承认有12000人因为卖血感染艾滋病,并开始“五个一”救助工程。如果说当年的卖血,是没有意识到艾滋病的危险而造成的失误可以原谅,但之后10年的沉默又怎么解释呢?如果在这10年当中,河南政府坦诚的公布这一灾难性问题,呼吁国内外的救助,那么有多少中国公民的生命可以得到拯救呢?甚至直到现在,河南政府还是拒绝外界介入艾滋病村救助,借用柘城县一位官员处理艾滋孤儿问题时的原话“在家里饿不死就管(商丘方言,行)。”——如果警察将一群人赶进一个大房子,自己不给他们饭吃,也不许外面人给他们送饭,就眼巴巴的等着里面的人饿死,这不是屠杀吗?可河南的那些官僚就真能做得出这种事来!
  
  
  
  也许是我孤陋寡闻,我至今还没听说过哪个“反华”组织屠杀了100万中国人,可是河南的那些官僚做到了。什么是反华?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生命看得一文不值,蓄意造成大规模公民的死亡,他们不是反华是什么!
  
  
  
  挖共产党墙角的反华势力
  
  
  
  在国外媒体报道中,很多时候,我们特别指出的“河南地方政府”,还是用了“中国政府”一词。这确实使中国政府背了黑锅,对中国的国际形象有一些损害,这也是外界质疑东珍将艾滋病村问题捅给国外媒体的一个重要原因,认为不该被别有用心的家伙利用。
  
  
  
  和河南的这些官僚交流时,最常听到的一句劝诫也是“家丑不可外扬”,就是说艾滋病村的丑事宣扬出去对中国形象不利,对中国发展不利,就是不爱国,就是亲痛仇快;但我也清楚的记得,小学时就已经学过这句古语“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平民百姓为人处事尚且应该有如此的度量,肩负国家前途命运的政府官员更应该具备如此宽广的胸怀。纵观历史,有哪个国家、政府是被外国人骂倒的?晚清,中国人在洋人眼中就是“东亚病夫”,这骂得够狠的吧?大清国也没被骂倒,是自己烂了根子,众叛亲离亡了国;共和国建国头30年,西方和中国敌对,骂得也够狠,共和国也没有被骂倒,反倒是文革十年差点自杀。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人民是政权的基础,作为一个政府官员份内的应该是将这个基础打实打牢,而不是去挖墙脚。河南的这些官僚对人民生死的漠视,破坏的不仅是他们个人自身的形象(他们也没有什么荣誉感可言),更是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形象——他们拒绝为艾滋病村的感染者提供救助,阻止外界的援助,对感染者冷嘲热讽时,都是以共产党员、政府官员身份出现的,这笔账算谁的老百姓搞不了那么清楚,他们只会一股脑的记在共产党头上、政府头上——现在商丘艾滋病村里竟然又开始称“政府”为“官府”了,多可悲的退化啊。
  
  
  
  是,他们没在国外给咱们中国丢脸,但这笔账在艾滋病村村民心里,更在他们孩子的心里,一辈子、两辈子都忘不了,“杀父之仇,没齿难忘”啊。这些地方官僚,过了4年任期,一甩手抱着脏银一走了之,新仇旧恨就都在咱们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头上了,留下来一个暗流汹涌的烂摊子。
  
  
  
  再者,东珍从2003年10月正式在商丘开展艾滋孤儿救助活动,之后就被当地的官僚们扣上了无数的帽子——法轮功、藏独、黑社会、破坏分子……这些帽子都是被划为中国共产党对立面的。这种行径,有点像民国时期,什么地主老财不喜欢而老百姓喜欢的,都给扣个“共匪”的帽子,结果老百姓慢慢就有了这样的印象,原来“共匪”比老蒋好。这些地方官僚为了维护自己的个人利益,把好事都推给了共产党的对立面,恶人都让共产党当,前车可鉴啊!
  
  
  
  这些地方官僚不明白这些吗?不明白他们的行为对政府形象、政权基础的破坏性影响吗?他们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比我们平头百姓更明白。但是他们更爱自己,而不是爱这个国家,这个政府,这个党。在他们心中,除了自己没有不可以牺牲的,除了自己没有不可以反的。他们才是名副其实的反党分子、反华势力!
  
  
  蔑视共和国法律的反华势力
  
  事例一:2004年3月18日,商丘市政府第一次取缔“东珍学校”的时候,教育局的官员信誓旦旦的表示,只要东珍依照法律到教育局进行申请,教育局会依法批准建校。但是,当东珍在得到某基金会100万人民币捐款建校的协议,6月21日来到商丘市教育局递交筹设申请时,教育局官员开始百般刁难,在经过数小时的争论后,不得不最后摊牌——市委领导不许给东珍注册。
  
  
  
  事例二:2004年7月7日,商丘市政府逼迫梁园区伊斯兰教协会将东珍赶出租住的校舍;7月8日,片警在社区散播蚊虫叮咬传染艾滋病的谣言;7月9日,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出动100余名便衣官员冲入东珍租住的民房强行抢夺孩子;7月11日,又将9日带头保护孩子和东珍志愿者的艾滋病村村民王国峰、李素芝拘捕。
  
  
  
  事例三,2004年7月20日,李丹来到梁园区教育局,询问7月9日暴力行动原因,局长声言“一切与教育有关的活动都归教育局管”(意思是不要再指望给孩子提供任何形式的教育救助),并反问“为什么取缔你,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最终没有给出任何法律上的依据。
  
  
  
  事例四,2004年7月14日,李丹和记者进入双庙村被发现,半小时之内来了近200名县、乡、村干部、干事。一面将进出村庄的道路封闭,一面进村四处搜捕记者。俨然是鬼子进村抓八路的架势。
  
  
  
  虽然中国目前还不是一个法制健全的国家,但是在民办教育、疫情公开、私产保护等方面都是有法可依的,可是,我们所遇到的这些地方官僚,为了保护一己私利,视法律为无物,俨然一幅土皇帝的嘴脸。中央政府一再强调要以法治国,依法治国,加强法制建设,只有这样中国才有可能持续稳定的发展,步入强国之林。但是,如果共和国的法律连执行它的政府官员都肆意践踏的话,谁又会遵守它呢?老百姓只会嘲笑共和国的法律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如此以往,令不行禁不止,中国哪谈得上富强,不崩溃就是万幸了!这不是反华是什么?
  
  
  
  败坏中国名誉的反华分子
  
  现在的世界已经是信息化的社会了,想隐瞒任何事情几乎都是不可能的,特别是艾滋病村这样一件关系到河南全省范围,涉及上百万农民的大事件。可是河南的某些官僚还是在掩耳盗铃,自以为凭借手中的权力就可以将这件事消弭于无形,拒记者于千里之外。
  
  
  
  恶事做下了,终究会被发现,2001年文楼村作为第一个艾滋病村被报道出来,至今已经被外界发现了38个艾滋病村。可是地方官僚还是在动用手中的权力妄图垂死挣扎,阻挡真相外泄,甚至调动警察力量对付来采访的国内外记者和开展救助的民间力量。
  
  
  
  这样,国内记者还好说,国外记者会怎么报道这样的行为呢?他们在北京听到的是中央政府的开明、积极的政策,可是在底下看到的却是市、县、乡、村各级政府官员甚至是警察在疯狂的围追堵截他们,同时却对艾滋病村感染者的死活漠不关心。对这种愚蠢而又残酷的地方政府行为,对这种中央政策与基层官僚行径的强烈反差,能指望他们怎么“正面报道”呢?
  
  
  
  一个外国记者来到艾滋病村,受到一次非法搜捕的洗礼,一篇“反华”的文章就出炉了。这样的过程不断的重复,艾滋病村问题就成了一个反华的问题。河南的这些官僚就兴高采烈的拿着这些报道宣称,我们要防止反华势力歪曲报道艾滋病村,作为自己罪恶目的的遮羞布。于是,继续掩盖,继续炮制出“反华”的新闻,他们才不在乎呢!——反正恶名是中央政府背,外国人谁知道河南省在哪儿啊,谁记得住一个小县长的名字啊,帐都会算在中国头上。
  
  
  
  如果说在河南艾滋病村存在什么反华势力,那就是这些视中国人民生命为无物的地方官僚!他们在把中国和中国人民悄无声息的推向深渊。
  
  
 浏览:5306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4/8/1 14:43:3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潘公凯Chinas Orphans Feel Brunt of Power(收藏于2004/9/16 11:25:31
蒯乐昊李丹 救助艾滋经不起等待(收藏于2004/9/5 13:17:55
麦兜东珍志愿者8月22日遭商丘政府人员殴打(收藏于2004/8/23 16:36:26
李丹谁在艾滋村反华?(收藏于2004/8/1 14:43:35
东珍[东珍]2004年3月工作日记(收藏于2004/4/4 0:16:06
东珍[东珍]2004年2月工作日记(收藏于2004/4/4 0:10:56
李丹经历:商丘市政府取缔东珍学校(收藏于2004/4/3 23:10:26
杨瑞春寄语入驻“艾滋病村”的河南干部(收藏于2004/2/21 13:50:40
吴晨光李丹:我算是现实的理想主义者(收藏于2004/2/21 13:48:20
商丘电视台商丘市委书记和艾滋孤儿共度除夕(收藏于2004/1/30 16:04:57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赵勇河南商丘地区睢县艾滋病村感染者赵勇亲历记(访问21127次)
该村村民河南省上蔡县邵店乡后杨村艾滋病死亡报告(访问10541次)
主笔/高昱 记者/于彦琳血祸--走访河南“艾滋村”(访问9386次)
凤凰网河南省双庙集爱滋村直击(访问7864次)
小天命运———来自中国爱滋村的呼声(访问5904次)
李丹谁在艾滋村反华?(访问5307次)
该村村民河南睢县城关镇东关南村已死亡村民名单及家庭状况(访问4724次)
南方周末陕西商洛地区"艾滋病"调查报告(访问3577次)
李丹经历:商丘市政府取缔东珍学校(访问3403次)
喻尘穿行在“艾滋病疫区”--我的眼泪为何总是砸向大地(访问3396次)
1/2页 1 2 向后>>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