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中国配音网元勋谷雨纪念馆

君今不幸离人世,网有疑难可问谁——纪念中国配音网元勋谷雨

zhangfan

  2017年2月24日上午,接到了法兰转来的微信:“谷雨同学于2017年2月23日上午十时,在密云生态园中打开蔬菜大棚电动保温棉毡层时意外卷入,不幸离开了我们,享年53岁。”
  
  我们都管她叫“谷雨校长”,这典故出自我当年胡诌的配音版相声《文章会》(http://www.peiyin.com/bbs/read.php?tid=9135&fid=11),里面的“校长”在传统相声里用的是前辈泰斗周德山(艺名周蛤蟆,马三立的师父),配音版的嘛,用我当时的话说“谷雨姐是我们配音网的精神领袖”,于是就给“校长”命名为谷雨,“谷雨校长”的头衔就此奠定。
  
  对于现在中国配音网的新朋友来说,谷雨无疑是个陌生的名字,可是我知道,她为我们的付出和心血。如果说中国配音网为配音艺术的传承和传播做了一点贡献的话,那这贡献一半以上是要归功于谷雨校长的——虽然她本人未必在意这个。在配音网生死攸关的几个节点,如果没有谷雨校长的力挽狂澜,大家现在阅读、交流、下载、欣赏的中国配音网论坛、微信、微博恐怕早已不复存在——甚至根本就不曾存在。
  
  一个网站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现在回想起来,不期而遇又翩然而去的谷雨校长,就像上天眷顾给配音网改变历史进程的精灵,每当配音网遇到劫难,几近山穷水尽之时,她就会出现,轻描淡写间拨云见日,然后,轻轻的她走了,正如她轻轻的来,她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第一次是在配音网草创之初,当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们面对建站的一堆难题一筹莫展的时候,当时咚咚锵京剧网创始人之一的谷雨校长伸出了援手,不仅从建站理念、发展路线、管理手段等方面指点迷津,更撸起袖子加油干,亲自操刀设计了页面和板块。谷雨校长设计的清新典雅的页面奠定了中国配音网的审美基调,后续若干次改版的网站和论坛,都没有脱离这个风格和框架。
  
  第二次是在国家整顿个人网站之际,当时没有自己服务器的配音网再次面临灭顶之灾。时任时代国粹网站负责人的谷雨校长又一次闻讯而至,主动从时代国粹的服务器里给配音网分了一块空间,而且说什么也不肯收任何费用。须知,时代国粹网站是谷雨校长自掏腰包建的,服务器花的是个人的真金白银!
  
  第三次就是去年了,想必很多网友还对之前的频繁宕机记忆犹新。已有独立服务器的配音网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经常遭到攻击,论坛系统本身也开始不稳定。痛苦啊,我和穆阑都是技术外行,费尽周折也找不到能解决问题的专业人士——有的登录上去看了看就直言爱莫能助,有的是修起来才显出力有不逮,总之是花钱也解决不了问题。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们的信心也在一点点流失,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又麻烦到了谷雨校长头上。谷雨校长了解情况以后,知道问题非同小可,必得高人出马,于是请出了徐磊先生。徐磊虽然技术精湛,但已贵为大公司高管,更兼添丁未久,整日已是忙得不可开交,若不是谷雨校长天大的面子,是花钱也请不动的。徐磊果然不负重托,不仅修复论坛拯救数据,更主导了向云服务器的平稳搬迁,从相当程度上杜绝了后患。当然,别看又是雪中送炭,谷雨校长还是一如既往,一分钱也不收——不,这次更过分,不仅不收钱,还要反过来赞助1000块。(当然这赞助我坚决没有收下)
  
  谷雨校长永远是那么乐观阳光,加上身材娇小,所以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2004年她从北京赶到上海参加配音网友第一次大规模的聚会,严锋教授用他的俏皮口吻评价:“惊为天人,有母仪天下之容。”她那独特的京腔,配上尖尖的略带沙哑的嗓音,苏秀奶奶以译制导演的敏感发现了:“这个声音可以配巫婆。”以前我跟她开玩笑:“校长这许久没见了,我可想念你了,你的音容笑貌又在我眼前浮现了。”现在,现在,真的是音容笑貌了,让我们感受一下“这事儿我就给你打保票拍胸脯了”的担当;“你就先收着呗”的慷慨;还有2004年网聚时她的青春靓丽(其实那时她已经40岁了),以及,以及她在银装素裹的猫园的留影。
  
  后来,谷雨校长大概是厌倦了大城市的喧嚣,于是在京郊密云置办了一个园子,取名“猫园”,播种些有机蔬菜,散养些鸡鸭鱼鹅,没事儿做做公益、念念佛经、发发微信,过起了隐居桃源的神仙日子。其实,作为工业党人,我对所谓的有机食品并不推崇;作为无神论者,我对念经修行也是不以为然。但谷雨校长确实不同,她的隐居,不是时下流行的文青病发作,而是宁静致远的人生境界;她的修行,也不是功利的烧香许愿与佛交易,而是慈悲无私的大爱无疆。她是真隐士,她是活菩萨。
  
  2015年,我们配音网的老朋友,乐观阳光的大男孩单良,在冰岛旅游时意外因车祸遇难,颇让我们感慨了一番世事无常。如今,同样乐观阳光的谷雨校长也在她隐居的猫园遭遇不幸。我安慰自己,不管怎么说,他们那时都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在意外到来的那短短的一瞬之前,他们一定是非常快乐的。
  
  对于谷雨校长的无私帮助,我一贯是不吝惜赞美之词的,有时不乏玩笑,比如“将来建配音博物馆,得在陈叙一铜像旁边给您建一个”,谷雨校长听后,总会操着她那特点鲜明的京腔说道:“行,你就把我往永垂不朽上面引吧。”如今,您不会再说了,那么听我对您再说一次吧,这次真的,正经的,不开玩笑的,我代表中国配音网,相信也能代表了解您所做的贡献的网友说一句:谷雨校长永垂不朽。
  
  记得之前在论坛上,穆阑不知从哪找了个算寿命的软件,一算她能活八十多,我能活九十多,于是我调侃:“君若不幸离人世,网有疑难可问谁?”当时还有人接茬:“内事不决问谷雨,外事不决问法兰,内外事都不决,你自己下去找穆阑。”不想一语成谶,倒应验在谷雨校长身上。趁夜阑人静,凑成一诗,聊祭敬爱的谷雨校长:
  记得当年事燃眉,
  天降贵人敢施为。
  雪中送炭施援手,
  绝渡逢舟解艰危。
  盈盈笑语声犹在,
  袅袅倩影人已非。
  君今不幸离人世,
  网有疑难可问谁?
原文 发表于中国配音网论坛  浏览:43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7/2/26 9:50:53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