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合肥一中老三届逝者纪念馆

桐汭河畔的离别——永远的记忆和怀念

叶芳

  桐汭河畔的离别——永远的记忆和怀念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2016年的清明节过去三个多月了。三个多月的日子里,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经历了和嘉庆生死离别的巨大悲痛。音容笑貌犹在,声声呼唤难回,我一时无法适应没有他的生活,也体验了什么是肝肠寸断!回忆4月初清明节和嘉庆的广德老家之行及以后经历的一切,没想到当时在桐汭河畔的离别,竟成了嘉庆与老家,与亲人们的永别!
  清明前的一个多星期,收到嘉庆堂弟嘉华从微信上发来的一篇祭文,是准备在清明节回广德老家祭祖扫墓时用的,是二爷爷家许道敏堂叔起草的。看了以后我很惊讶,一是没想到祭文写得这么好,文字简洁严谨,精美流畅,又饱含深情,把许家曾祖父许文波从河南迁徙到安徽广德的经历及许氏家族的相关情况交代的清清楚楚,大部分是我们所不知道的。二是没想到许家先祖有如此骄人的战功和业绩。祭文追溯到我们这一支许氏家族始祖许真(清乾隆年间提督,一代儒将)的卓著战功。许氏后代姓名的字辈排序,就源于他率部攻克一个名叫“文金道”的地方而填写的五言诗:“连克文金道,嘉明立子天,”并一直延续至今,这更是我们所不知道的。这次祭祖活动由许嘉华发起组织,许道敏、许道幼两位堂叔和黄家几位表哥协力筹办,这么多的许家后代聚集家乡,是建国以后从来没有过的。
  我和嘉庆买了4月3日合肥至广德的火车票,这一天,许家的后代们将从不同的城市——上海、武汉、杭州、常州、无锡、合肥等地赶往老家广德,有自己开车,也有乘火车和长途汽车的。临行前的那几天嘉庆就感觉身体特别不适,他2012年单位体检发现肺癌至今已三年多,经历了几年与疾病抗争的过程,其中的种种艰难困苦,全家人受到的精神打击和情绪起伏是一言难尽!2日夜晚他肚子胀痛辗转反侧,折腾了一夜几乎没有入睡。我劝他不必勉强去,我可代替他去住一晚就返回。他说再看看,说今年这个聚会难得,有的亲戚甚至相隔50多年未见面了。而且又是第一次祭拜为亲奶奶修缮的新坟。3日中午,他还是坚持和我一起上了火车。我们买的卧铺下铺,嘉庆躺着坚持了三个多小时,傍晚快6点抵达广德火车站时,德元表哥的儿子迎春已开车到车站等候了。
  在嘉华已安排好亲友住宿的金陵大酒店,我们见到了比我们早到的各地亲人。二叔家的嘉华夫妇,三叔家的嘉惠、嘉英、嘉敏兄妹和两位堂妹婿,还有嘉惠堂弟的儿子等。四爷爷许杰的孙女丽娃、丽佳也来了。他们到的早一些,下午已去了广德中学,在小雨中瞻仰了校园里的四爷爷许杰铜像并鞠躬敬献了鲜花。晚饭后,堂弟堂妹和表哥表嫂等亲戚们都来我们房间看望嘉庆,大家见面都感到特别的兴奋和激动,虽然我和他们大都是第一次见面,却一点没有陌生的感觉,真是感觉被浓浓的亲情所包围和融化了。大家都很关心嘉庆的病情,嘉庆和他们交谈,并介绍他正在每天做的拍打锻炼法,精神也振作起来,好像忘掉了病痛!嘉华特地带了三本书送给我们,其中有两本《掠影随笔》、《南极惊魂》是他写的,还有一本《硬汉耿鼎发》是他赞助朋友出版的。
  嘉庆到广德后肠胃的症状更加严重,一点不能吃饭,肚子胀痛吐了好几次,人也明显消瘦,走路都很艰难。亲友们为他难过、着急,我也非常揪心。夜里他难受睡不着觉,我也不能入睡。我对亲戚们说,嘉庆这次真是拼着命来的,就是想要回一趟老家,就是想要见见难得团聚的亲人!
  这次我是第二次和嘉庆到广德。2009年老家筹划撰写纪念嘉庆父亲许道珍传记作为建党90周年献礼时,曾邀请我们和嘉谟大哥,德生表哥去了广德,我们受到县领导和有关部门的热情接待,专门召开了座谈会,当时的县政协主席谭运秀和县委组织部、宣传部领导参加并宴请我们。我们去了广德中学,参观了纪念爷爷许济之的济之报告厅,还去了爷爷的学生王金林烈士的纪念碑悼念先烈。那次老家之行也是令人难忘的。
  誓节镇又叫誓节渡,位于宣、郎、广三县市交界处的广德县西部,历史久远,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宣广高速、宣杭铁路穿境而过,县内最大的水系——桐汭河贯穿全镇。它离县城广德仅20公里,距沪、宁、杭各大中城市均在200公里以内。桐汭河畔的誓节渡就是我们许家的祖居地,许家在广德是被誉为广德革命第一家的,有关的党史资料和文史资料都记载了不少。4月4日早晨,我们从酒店乘车前往表哥得全家,很多亲戚都在这里聚齐,一起前往位于誓节镇跑马岗的曾祖父许文波墓茔前。在许道敏堂叔的主持下,大家肃立默哀、三鞠躬,由嘉华代表许氏后代诵读了祭文,对曾祖父表达了深切缅怀和感恩之情。随后按照辈分排序,依次向先祖墓茔敬献鲜花,鸣放炮竹。接着全体亲友也向曾祖父坟墓旁边二爷爷许勉之墓茔默哀鞠躬,表达了缅怀之情。
  在表哥表嫂们引领下,我们来到嘉庆亲奶奶新修缮的墓前。新坟是由嘉华今年出资修缮的,位于誓节镇杨柯村(离周村约2公里),这里风景秀丽,树木葱翠,旁边还有个池塘。关于亲奶奶,我在30多年前进到许家以后就听婆婆彭佩敏说过。亲奶奶姓刘,嫁给爷爷许济之后生了三男一女,即公公许道珍,二叔许道琦,三叔彭海涛和姑姑许道琼,不幸于33岁时病逝,丢下了几个年幼的孩子。嘉庆及其他同辈平时称呼亲奶奶,是区别于奶奶离世后爷爷后娶的奶奶。后奶奶(许家后辈都称呼她奶奶)解氏极其贤惠慈爱,对亲奶奶留下的几个孩子视如己出,竭心尽力养育,母子、奶孙之间感情深厚,和亲奶奶毫无区别。多少年过去了,许家后代对早逝的奶奶始终没有忘却,这次把亲奶奶的老坟修茸一新,表达了对生养了父辈的奶奶的思念缅怀之情。大家在奶奶坟前默哀追思,敬献了鲜花。至此,扫墓祭拜活动结束,全体亲友驱车前往誓节镇西北边的宣木瓜生态农庄聚会用餐,共叙亲情,合影留念,气氛热烈感人。
  嘉庆带病坚持参加扫墓,已是很不容易,活动结束他就支撑不住,在生态庄园的客房里躺下了,饭后亲人们依依惜别,先后离开了誓节渡。最难忘的是分手的那一刻。二叔三叔和四爷家的孩子们以及黄家的表哥表嫂们来到客房和嘉庆告别,看到嘉庆衰弱的情况,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嘉庆平时不轻易流泪,此刻也哭出声来,他对亲人说,以后我不一定能再见到你们了!此时此景,我也抑制不住内心的伤痛,我在心里祈祷:病魔无情,但愿许家的先祖英烈们能保佑嘉庆度过这个难关!
  因嘉庆实在衰弱无力,无法去火车站,我们准备在广德酒店休息两天,到医院检查治疗一下再回合肥。北京的女儿萌萌接连来电话,甚至催促我们找120救护车返回合肥,直接到安医看急诊(当时我们也怀疑是肠梗阻)。她说如果需要手术还是在合肥大医院做放心一些。于是5号早晨我和迎春及德全表哥联系,他们特地为我们包了一辆专车返肥。
  记得那天早晨,我们乘车回肥途中又经过誓节镇,又经过了桐汭河。头一天扫墓时因急着赶路没来得及下车看看这条河,感到有点遗憾。没想到此时又一次经过桐汭河大桥,于是我下车匆匆眺望并照了几张照片(我的手机存储卡满了,是用嘉庆手机照的),心里感到一种欣慰,似乎冥冥中有一种渊源,终未与这条河流错过。对于这条河,我一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且不说嘉庆的父辈们都出生于这桐汭河畔,他们的英名和光荣的革命斗争历史与之紧密相连,而嘉庆1968年作为老三届知青也回家乡在这里插队劳动,度过了一段艰苦的劳动岁月。多年前他和我说过,他就住在桐汭河边的周村表哥德宏家里,那时每天干活很累,中间打过一次摆子(疟疾),病得很重,对身体影响也很大。那时他一度很苦闷,因为文革中父亲问题的影响,他比其他知青在农村多干了几年,好不容易才调回合肥当了街道小学的代课教师。2009年第一次和嘉庆来广德时,广德县作家协会主席陈晓明曾送我和嘉庆两本《桐汭放歌》的书,是作为建国六十周年献礼的文学集子,书中除了有谭运秀主席和陈晓明,唐国平(作家协会副秘书长)等人写的短篇小说,散文之外,还有原县委宣传部老部长胡发兴写的《许济之和他的儿子们》,唐国平写的《延安之旅》(《许道珍传略》节选)。1993年广德县党史办编写的党史人物《许道珍》中,第一句就是“奔流不息的桐汭河水哺育了一位坚强的革命战士......”在我心目中,桐汭河是嘉庆老家的河,也是一条光荣的河!过了桐汭河大桥不远就是黄家几位表哥的住处,表哥表嫂等亲戚早已在路边等候多时,要看看我们。他们为嘉庆的病痛担心,再一次依依惜别,我也用手机拍下了最后几张告别的照片。
  从广德回到合肥,我们即到安医看了急诊,当时就在医院输液,第二天住进急诊外科病房治疗,三天后医生说不用禁食可以吃饭了,我们感到庆幸,算是躲过手术这一劫了!通过嘉庆做的各项检查,我们知道他的病情很不乐观,我和萌萌的心情都很沉重,我们意识到将要面临最困难的一个阶段了。嘉庆与病魔抗争三年多来,生活一直还能自理,没有遭受不必要的手术创伤和皮肉之苦。他的坚强和乐观,往往也使我们带着一种幻想,觉得他能坚持下去,让生命的奇迹更久远一些!尽管得一天天去面对残酷的现实,这点幻想和希望始终是他,也是我们支撑下去的动力。他仍然每天拍打手臂和腿部,希望一位学生介绍的拍打拉筋法能消除腿部的水肿。我也尽量照顾他,买些他喜欢吃的蔬菜和水果,每天做些营养汤,让他多增加一点营养。
  5月23日,嘉庆因第二次肠梗阻住进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普外一科,因有一个亲戚孩子在医院做护理工作,找该科护士长帮忙住了一个单间,嘉庆说中医附院新住院部单人病房条件不错,和干部病房差不多,我们可以多住一段时间,等肠梗阻彻底治好再回家。当时他腹部和膀胱都有转移淋巴结和肿块,压迫肠道和血管。肠梗阻经输液灌肠治疗好一点后,突然在一天洗澡时出现血尿,出血量很多,鲜红的血流在地上。经泌尿科和介入中心医生会诊,决定6月1日在介入中心做介入动脉栓塞手术。记得手术之前,我很紧张,看他出血多害怕,又怕他手术中出问题,他叫我不要慌乱。他说,我得了这个病也认命了,你要坚强,头脑要清醒,不要慌张,不要乱了方寸......他的话我都记在心里了。手术那天正是嘉庆66岁生日,我一个人坐在手术室外等候,心里充满了忧伤,无助和对他的怜惜......
  6月6日傍晚,嘉庆血尿止住暂时没有其他治疗后,我们在出院前临时决定直接搬到大溪地新房子,主要是担心回学校老房子扶他上四楼困难。装修好的新房子比老房子大很多,有电梯上下楼也方便。女儿萌萌端午节带大外孙回来看他(今年她已在节假日回来几次,有时双休日也乘飞机回来看她爸爸),抱着嘉庆失声痛哭说:“爸爸,你怎么廋成这样了!”后来十几天是我和嘉庆越来越困难的时候。他左腿也肿得很粗了,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走路和大小便都比较困难,在床上自己都没气力翻身,要我抱着帮他翻。他近几年体检一直有房颤,心脏功能差,我怕他心脏出问题劝他到医院,他还是很固执地表示坚决不去。他一直就不想去医院,尤其怕输液。22日半夜到凌晨他感觉不舒服,睡不着觉,头上出冷汗(后来到医院监测才知道血糖低),头发都汗湿了,呼吸变得急促喘气开始困难。我要打120叫救护车,嘉庆说让救护车送氧气袋来在家里吸氧,人不去医院。我又电话问120,人家说光送氧气袋不行,来车就得去医院,这时他的呼吸困难估计感觉也特别难受了才同意。救护车来的有点慢,我心急如焚,8点多车一到就给他吸氧,然后就近送到105医院抢救室,在那里稍平稳后105医生说你们之前是在中医附院看的最好还去那里看。于是又叫救护车送到中医附院的重症监护室(亲戚孩子就在监护室工作)。22号晚上我在重症监护室陪护嘉庆很长时间,我弟弟也进去看他了(因为亲戚孩子的关系照顾,一般晚上是不让家人进去的)。23号早晨我在家心神不定,医院规定的探视时间是上午11点到11点半,9点左右我打车到医院,只能在监护室门外等候,亲戚孩子出来告诉我嘉庆和昨晚情况差不多。10点30几分见护士长出来我又问了她一下,1床的许嘉庆怎么样,她说上午还好,还比较安静,在输液。之前护士长也说待他好转就可换到普通病房住,那里也能吸氧,我能在他身边陪护照顾他。没想到大概过了15分钟就接到亲戚孩子电话,说姑爷爷(嘉庆)走了,要我就进去看他......
  嘉庆以前就曾经多次说过,我不怕死,只希望最后时刻不要太痛苦。当时他是血压突然下降,上不来了,亲戚孩子喊了他几声没有反应。说他走时很平静,没有痛苦。嘉庆得病后生活质量还是可以的,基本上一直在家里正常生活,吃我烧的饭菜,每天都吃不少新鲜水果。他每天坚持出去走路活动,直到今年2月,他还能每天骑自行车出去买菜买水果,后来腿部水肿走路骑车困难了,他喜欢吃的贡梨、橙子、东方蜜香瓜和桃子等水果,我也一直在拣好的买。在合肥的学校宿舍或者北京的孩子家里,他每天看书下棋(在电脑上),甚至还不听我们劝阻下棋到半夜。最后在新房子居住的16天,在宽带装好之后,他居然还在网上下过几次棋,只是这时他已经坐不住了,下过一盘就要回房间躺到床上。他一辈子爱看书爱买书,在中医附院住院,他叫我回老房子拿衣服时顺便带几本书给他看。这几本书后来带到了新房子,他心里一直惦记着老房子四个书柜的书,说叫他在合肥打工的外甥先装几箱书过来。虽然他全身器官都在慢慢衰竭,但始终没有像其他癌症病人那样疼痛,咳嗽也不多。只是吃东西越来越少,人越来越廋。他基本还算没有受太多的罪,只是天不佑人,回天无力,让人痛惜,难过!才66岁,他走的太早了!
  嘉庆1950年6月1日出生于芜湖,1952年随父母工作调动到淮南,1955年到合肥,先后就读于稻香村小学和淮河路第一小学,1963年上合肥一中,1968年下放广德誓节公社插队。1974年5月至1975年9月在合肥市光明街道小学任教,1975年9月至1978年8月在安徽师范大学英语系就读大学本科,1978年8月至1986年8月在合肥市七中任教,1986年8月以后在合肥联合大学英语系任教,曾担任公共外语教研室主任和学校教学委员。作为一名英语教师,嘉庆多年来对教学工作认真负责,备课深入细致,讲课认真,因材施教,注重知识更新。作为合肥学院英语系骨干教师,始终为人师表,严谨治学,并重视做好对青年教师的“传帮带”,为学院教研事业和发展建设作出重要贡献。他为人正直亲切,朴实无华,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与世无争,淡泊名利,深受学生爱戴。他曾跟我说过,他最有风采的时候就是在课堂上讲课时,声音洪亮,挥洒自如,感觉到学生对他的欢迎和敬重,也是他最得意,最神采飞扬的时候!
  我和嘉庆共同生活了36年,几十年的岁月,早已融为难以割舍的亲情。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嘉庆活得坚强,活得精神。他的一中校友魏建国说:“许嘉庆是个了不起的人,我们怀念他,不仅是为他的才能,更是为了他的人品,特别是他敢于直面死亡的勇气!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许嘉庆的勇敢来源于他内心深处的坚强和平静,来源于他对人生彻底而成熟的思考。他是一个值得敬佩的铁血男儿!”方敏、程建民、谢展、陈用芝、黄长明、黄怀远等初中同班老同学说:“嘉庆同学以顽强的意志与癌症搏斗了3年多,他坚强乐观的生活态度令我们敬佩。嘉庆同学为人真诚、做事低调......不久前初三年级群聚会,嘉庆侃侃而谈的音容笑貌尤在眼前,我们为他与病魔抗争的精神感动,心中常为他默默祈祷,希望他能早日康复,谁知最怕听到的消息还是来了! 我们失去了一个聪明能干又对人真诚低调的好同学,深感悲痛......”80年代初就和嘉庆一起在三孝口袁国庆老师家下棋的校友高哲,写了一篇短文《棋友许嘉庆二三事》在校群上悼念他,文章情深意切,令人伤感。他还说:“大约20年,只要在合肥,我每天中午甚至下午也去袁老师家,几乎每次都能看到嘉庆,我们都是超级棋迷!所以他是我相处时间最长的朋友和校友,最长——无论是过去、现在和将来——没有之一!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我对嘉庆的印象,可爱!”嘉庆同年级爱好围棋的校友史啸虎说:“3月25日66届初中毕业50周年聚会时我曾与嘉庆兄见面。他比我大五个月,瘦瘦高高的,精神很好,坚强的脸上都是笑容。我们还曾相约有机会下上一盘围棋,可遗憾的是,此约定再也不能兑现了。”正是在那天聚会中史啸虎送了嘉庆一本《我在伊朗下围棋》,他后来翻看这本书,看到封底的水彩画《冬杨》和题诗,赞叹校友聪明,说“原来史啸虎不仅会下棋,还会画画写诗!”中学的老班长吕新生写了两幅挽联:“执黑白,善审时度势;秉铁血,敢仗义直言。”“手谈痛失准国手,翰墨难觅瘦金书。”表达了对嘉庆的深厚情谊和高度评价。他的老同事合肥学院夏蓓洁老师说:“尽管早有心理准备,还是感到意外和悲痛。许老师一生简朴,平易近人。作为教师,教书育人,诲人不倦,是我们的师德楷模;他为夫为父,爱妻爱家,是我们的榜样。端午节时我跟他通过电话,听声音还是老样子,但他说不希望麻烦我去探望。我们于1985年同时考入合肥联合大学任教,共事多年,了解尊重他的为人,悲痛心情难以言表。”堂弟许嘉华说:“嘉庆兄智慧,坚强,豁达,洒脱,使我敬佩。斯人已去,棋即终盘......嘉庆在病已危重情况下,顽强坚持祭祖活动,是他眷恋亲人,眷恋家乡的不舍之心。他在酒店房间的讲话充满亲情,激情。讲得生动、乐观,风趣,有独特的人格魅力,相信在场的每个人都被感动”。表侄迎春说:“我从学校毕业时,表叔送我一本牛津英汉大字典,记得他还说,当年邓小平送给撒切尔夫人的礼物中就有一本这个字典。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睹物思人格外伤感......”
  女儿萌萌是在去国外出差10天回来,从首都机场打车回家的路上知道爸爸去世的,一时难以承受这突然的打击(之前我怕影响她工作和身体没有告诉她爸爸病重在抢救)。她说:“我在飞机上睡着了,梦见了爸爸,我们是心意相通的,他一定是来看看我的。”是的,父女之间有心灵感应,23日上午女儿乘坐的飞机在北京平安落地后,嘉庆放心地走了。嘉庆头七(29日)之前我和女儿回老房子把嘉庆4个书柜的书都整理了,头七那天中午全部搬了过来,女儿把这些书都放到他爸的新书柜里。嘉庆一生最爱做的两件事就是看书和下围棋,他本来最期待有一个大的书房,能多放一些书柜,有一个大书桌,好在电脑上下围棋。现在,新书房和新书桌都有了,可是嘉庆走了,我再也看不到他看书,再也看不到他下棋了!那天晚上,外孙
  然然指着天上的星星说:“你看,那就是姥爷。”女儿萌萌在微信上说:“整理了爸爸所有的书,让他和我们都没有遗憾。只是白天深夜的想念、睹物思人的黯然、无法言说的领悟,痛彻心底的悲哀,也许还要在心里持续很久......”
  嘉庆病重的后期对我越来越依赖,他几次说,我现在就完全靠你了,我拖累你了!我总是安慰他说,你当然要靠我,你不靠我靠谁呢?我不怕你拖累,你拖累我的时间越长越好。嘉庆一直是不大用手机的,有手机也很少拍照,可是他在5月中旬有一天看我照了窗外的绿树,他也照了几张,让我感到惊奇。难道他也预感到就要离开住了十六、七年的学校校园?他也是留恋窗外葱茏的绿色?5月23日下午我扶他走下楼打车去医院,6月6日出院直接住进新房子,以后只要我出去买菜或有事他就把手机放在床头,有时我在厨房或客厅做事,他要喝水或有事就用手机打家里固定电话,并和我约定好响一声就是他打的,不用接去他卧室就行。有一天我去政务区红星美凯龙买床垫,出租车刚到家具店他就打我手机问到哪了,什么时候回家。他最后一次打我电话是20号晚上,他说他有点烦躁要我给他按摩一下腿和脚,他的手机我到现在也没舍得停号!
  6月25日,我们家人、部分亲戚和嘉庆合肥一中同班同学们为他送行的那天,天下了小雨,现在我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天又下起了雨,好像是和我一起在为嘉庆流泪!我无法摆脱失去他的撕心裂肺的伤痛。看到他用过的东西,看到他以前的照片,看到老同学录制的3月8日、3月25日和同学聚会的录像,还有嘉华从武汉寄来的清明节回老家的录像,我都会泪流满面,止不住悲伤和对他的思念。我老想不通,3月8日那天和同班同学一起吃饭时他声音还很响亮,对自己身体还充满信心,3月25日那天年级同学聚会时他精神也还好,也就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他怎么就不在了!我后悔不该太听他的话,应该早些去医院,如果知道他走得这么快,我就不会送他到重症监护室了,在普通病房输液吸氧,我就能在旁边守护照顾他。22号晚上10点左右我在监护室里最后还给他按摩了一次脚,给他把被子往胸口拉一点时他说:“不要盖,热”,我说:“我回家休息,你不要着急,明天上午我再来看你。”他当时带着氧气罩,还对我和我弟弟挥了挥手。没想到这就是他和我们最后的告别!我老是在想,我离开他回家以后的那一段时间,不知他在冷冰冰的监护室里是否会感到孤独,这是我最大的遗憾,也是心里最过不去的地方!
  现在美国新泽西的实验中学老同学邓钟(也是家住合工大的发小),今天才在微信里告诉我说:“那天我妈讲了件事我以前倒不知道。她当年问许伯伯,小侉子(嘉庆)小名是怎么取的,许伯伯说“你奇怪了吧,我跟彭佩敏都是江南人嘛,儿子怎么是侉子呢?侉者,是夸也,是美好的意思。古时有夸父,是追日的英雄。” 又说,“他是小侉子,我还是老侉子咧。”胡阿姨(60多年前在淮南洞山时是嘉庆家的隔壁邻居)说的话也是我过去所不知道的,但长期以来在我的心目中,嘉庆的父亲和他的叔叔们就是真正的英雄!嘉庆虽然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老师,但在我心目中,在他的老同学和朋友们心目中,他是一个好人,一个老实人,他的形象也是美好的!
  嘉庆是勇敢坚强,纯朴善良的,嘉庆是与世无争,淡泊名利的,嘉庆是简单快乐,宽容大气的,嘉庆是挚爱着我和女儿,外孙外孙女的,嘉庆是爱着他的同学朋友和亲人们的,嘉庆永远是我的精神支柱,永远是我的学习榜样!
  亲爱的嘉庆,你走好!记得5月28日那天,你躺在病床上,我坐在你床边,那时你小便出血多还在等待医生会诊,你对我说了一段话,我当时认为是你感觉自己危险了交代我的话。你说:“现在我出血这么多,看来是不行了,你要坚强,要注意自己身体,该干什么干什么。我不怕死,死了也是解脱,只是最后要拖累你一段时间了。叶芳,我爱你,35年多的夫妻了,我舍不得你,也舍不得萌萌,你们是我最爱最舍不得的人!我也想看着然然长成大小伙子,也想看荞荞长成大姑娘,但我没福气,我也不想死,但我没有办法......”嘉庆,你的这段话乃至你36年多来和我说过的很多话,我都会永远记在心里! 你同样也是我和萌萌最爱最舍不得的人,你的离去是对我们最大的打击,是我们最大的伤痛!
  亲爱的嘉庆,你安息吧!愿你在另一个世界里没有病痛的折磨,你能愉快地看书下棋,做你喜欢做的事,我和萌萌及全家永远爱你,想念你!许家和叶家的亲人们永远思念你!你的同学、同事、朋友和学生们也会永远记着你,怀念你!
  (2016年7月15日于合肥大溪地新居)
原文2016-07-23 10:22 发表于腾讯网 |  浏览:185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7/1/18 21:31:50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杨基宏忆抱洁(收藏于2017/4/3 3:20:23
高哲棋友许嘉庆二三事(收藏于2017/1/19 10:05:47
叶芳桐汭河畔的离别——永远的记忆和怀念(收藏于2017/1/18 21:31:50
赵建军最后的握手(收藏于2017/1/18 21:24:35
赵月亭梦境(收藏于2016/4/3 14:06:09
陈桂琴悼念汪昌胜同学(收藏于2016/4/3 12:59:36
悼龚越诗一首(收藏于2016/2/22 15:11:56
高三1悼龚越(收藏于2016/2/22 15:09:10
史守森忆崇俭二三事(收藏于2016/1/28 10:39:28
史啸虎鹧鸪天·悼友崇俭(收藏于2016/1/23 20:26:04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沉痛悼念方平同学(访问1822次)
一中老三届qq群追思靳长发(访问787次)
李庭明大个子的教训(访问572次)
张祖海悼念我的同桌学友——方平(访问496次)
王池崎怀念哥哥王海崎(访问490次)
悼念靳长发同学(访问457次)
史守森忆崇俭二三事(访问437次)
杨大垓追忆王昌盛(访问433次)
范雁秋祭奠张晓群(访问418次)
参加方平告别仪式名单(访问399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安师院物理86级学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4/16 1:06:32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