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合肥一中老三届逝者纪念馆

最后的握手

赵建军

  最 后 的 握 手
  ——谨以此怀念许嘉庆先生
  作家曹文轩曾说过:在我们成长的路上,站满了我们的恩人。人到中年,在经历一番风雨的洗礼之后,方才觉得理解了这句话背后的那一层深远的含义。
  初识许嘉庆老师,是1994年9月新学期伊始。那是合肥联大校园北侧的一幢教学楼里的一幕:一位清瘦细长,戴着眼镜,衣着朴素的先生健步走进了一间教室。这便是我们大二时的新的精读老师。也许真的是因为他不修边幅的缘故吧,有位学长戏说许老师给人的第一印象颇像个“账房先生”。不过对于我来说,很快感受到的却是他那一股浓浓的书卷气:在开学的头两个星期,许老师即把自己严谨的治学态度和独特的教学方法展露无遗,这让全班同学眼前一亮,很多人对他都有相逢恨晚的感觉。
  清代诗人查慎行说得好,“最好交情见面初。”精读教材的第2课是一篇叙事性散文——《在阿加西斯教授的实验室里》。(Take this fish and look at it)美国著名昆虫学家塞缪尔?斯卡德在这篇文章里记叙了自己在哈佛读书,初入指导老师门下的一段难忘的学习经历。凭借许老师对这篇散文重点词句的逐一剖析,以及对原文流畅而优美的朗读,哈佛大学师生间的教学场景便活灵活现地展现在大家的眼前。这真是一篇一旦学习就终身难忘的好文章,尤其是文中的那句悖论(paradox),让我至今回味无穷:… the odor had become a pleasant perfume; and even now, the sight of an old, six-inch, worm-eaten cork brings fragrant memories. 赏读着如此震撼人心的美文,外加许老师入木三分的解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在与93英语班各位同学的见面之初,即给大家献上了一份“应该如何治学”的终身受用的大礼。
  许老师在随后的两年里教授完4册厚厚的精读教程。这种“润物细无声”般的教学,让大家对精读科目的特点以及如何解读英文复杂的长句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力。现在想来,课堂里许老师最可爱的地方,还是他那自始至终的“务必咬文嚼字”的鲜明态度,以及“必须破妄求真”的穷究精神。英文在读解时的大忌包括:骄慢心——对明明非常离谱的错解竟然毫不生疑;怠惰心——对一知半解的内容满足于似懂非懂;愚痴心——对同义词、近义词的细微差异视而不见。针对这 “三心”,许老师反复强调,必须时时拜读身边的那本又厚又重的辞典,并对照那些密密麻麻的义项逐一详查辨析。他还说,那些看似极其简单的几百个高频词,因为每一个词的义项多达近百,所以需要格外引起警觉。若不是他苦口婆心地深入阐释“要把辞典当成一本书来读”的个中道理,我想我这辈子也不可能具备朝更深层次的语言部分迈进的自学能力。
  然而,英文书还远未觉得念得充分呢,一转眼却要毕业了。我们也不管学得是好还是坏,接下来呢,令人期待的“英文大专毕业”的满师仪式就要来临了,大家在心中或庆幸或难舍地以一个大而有力的挥手动作,默默地与各门学科以及担任那些课程的老师们先后告别——Ciao,再见了,Bye-bye,沙扬娜拉!
  记得好像是在最后一堂精读课上吧,教室里弥漫着师生话别的气氛。许老师随圆就方,见机行事,他忽然要以出人意料的“测字算命”的方式,向每一位同学送出他的毕业赠言。
  我写了一行十分工整的字给他: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字条被他拿到手之后,许老师看了良久,随后又沉吟了半晌,他忽然起了疑问,“赵建军,这是你写的吗?”我立马应声道:“是的。”
  “嗯……今后的你,每迈出一步,都将几经周折,做起事来要比起别人多费几倍的力气;但是呢,在你身上有一种特殊的东西,它会一直激励着你前进,从而最终还是会迎来属于你的成功的。”
  这几乎是他的原话,也是毕业后这些年来在我耳畔一直回荡的一个声音。我无端地把这句话深深地印在脑海里。不论是当我漫步在冬天深南大道火红的木棉道上,还是徜徉于夏日戈壁沙漠的夕阳余晖中;也不论是彷徨于大上海东方明珠塔下的大街,还是安住在小上海灵山大佛足下的莲台,这句临别赠言都像是我人生旅途中的一盏明灯,在那些远离师长的岁月里,它总在我行进的前方远远地放射着不可思议的光辉,照亮并温暖着我那一颗凄怆无助的心灵。事实证明,前半句的“几经周折”确然早已得到应验,只有后半句的“迎来成功”却始终渺茫无期;不过呢,我当然知道这是他老人家对晚辈的劝勉之词——人生只要一息尚存,就得继续努力,这才不至于辜负他对莘莘学子们的殷殷厚望。
  在与许老师初次相识时,我刚满22岁,先生44岁。没想到22年后,在我临近44岁的时候,他竟然驾鹤西归,过早地和我们永别了。 呜呼哀哉,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就在去年的端午节,我还随十几位同学一道去看望过病榻中的他。当时,先生虽然消瘦,但精神面貌却很好。面对昔日学子,许老师起身相迎,从容淡定;面对病痛折磨,他侃侃而谈,语惊四座。“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水流不断……”其超然物外洒脱自在的长者之风扑面而来,令在场的每一个人如坐春风,赞叹不已。
  近六年来,我主要从事文学翻译工作。每当我攻坚克难的时候,总能从先生昔日传授的方法中获得一臂之力。也许正是有着这种藕断丝连般的牵扯,每当我在事业上向前艰难地迈出一小步时,打心底里会格外感念今生遇上恩师的殊胜因缘。英文长篇小说《毁失的骡车》(25万字)、《茫茫荒原》(28万字)是在与许老师最后一次见面之后才译出的作品,但愿这些难入他的法眼的文字,尚能静静地陪伴着他的在天之灵。
  在端午节的聚餐会上,先生对我神色凝重地谈起了翻译,说这是一门“戴着镣铐舞蹈的艺术”,日琢千字,异常辛苦,继而又提起了译坛巨擘傅雷……聚餐会后,师生散场的时候,我紧紧握住先生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唉……在那一刻,他如何能觉察得出,在我心中默念的这师徒最后的两双手的紧握……
  泰戈尔《飞鸟集》中有云: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句诗用来描述您在我的精神世界里的来与去,真的是再妥帖不过。啊,许嘉庆老师,我是如此深切地怀念您,您的名字将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
  
 浏览:139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7/1/18 21:24:35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收藏于2017/7/14 20:24:19
莫欣我的挚友陈锡华(收藏于2017/6/29 19:23:58
牛蓁悼张晓群(收藏于2017/6/29 19:20:25
牛蓁悼陈锡华兄(收藏于2017/6/26 22:02:54
戴珍贵永别了,锡华(收藏于2017/6/26 21:58:04
杨基宏忆抱洁(收藏于2017/4/3 3:20:23
高哲棋友许嘉庆二三事(收藏于2017/1/19 10:05:47
叶芳桐汭河畔的离别——永远的记忆和怀念(收藏于2017/1/18 21:31:50
赵建军最后的握手(收藏于2017/1/18 21:24:35
赵月亭梦境(收藏于2016/4/3 14:06:09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沉痛悼念方平同学(访问1969次)
一中老三届qq群追思靳长发(访问813次)
李庭明大个子的教训(访问609次)
王池崎怀念哥哥王海崎(访问579次)
张祖海悼念我的同桌学友——方平(访问521次)
悼念靳长发同学(访问480次)
杨大垓追忆王昌盛(访问470次)
史守森忆崇俭二三事(访问468次)
范雁秋祭奠张晓群(访问452次)
参加方平告别仪式名单(访问425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安师院物理86级学生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4/16 1:06:32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12/28 8:33:33
薛全胜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12/18 9:40:57
好诗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14 18:52:54
方义华文选评论(评论于2015/7/12 7:48:43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