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浏阳余氏新安堂纪念馆
120784号馆文选__人物

清乾隆辛巳进士 翰林院编修 余廷灿

新安堂

  余廷灿,字卿雯,号存吾,湖南长沙人。乾隆二十六年辛巳(1761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官翰林院编修。有《存吾集》。
  余廷灿墓在长沙县淳化都水渡河坪,
  
  唐仲冕撰墓表:
  公讳廷灿,字卿雯,姓余氏,湖南长沙人也,以学行为世宗仰,晚号存吾,学者称存吾先生。考讳某,初封文林郎,晋封儒林郎;妣陈氏,初封太孺人,晋赠安人。儒林弃产课子,筑诒榖草堂,购书延师,聚公兄弟三人诵读其中,知公头角峥嵘,性绝颖异,必为传人,未几,草堂燬,公兄弟皆废书,公乃走四方,与诸名流相研究,年二十五登癸酉科(乾隆十八年1753年)贤书(举人),辛巳(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恩科成进士,改庶吉士,闻儒林疾,乞假省觐例,京察年不准假,归梁文庄诗正专奏,奉谕旨归侍医药者四年,儒林卒,公哀毁尽礼,戊子(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入都,散馆授职检讨,充三通馆纂修官,辛卯年(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闻其兄没,其弟已先逝,母年七十有八,侍养无人,乃引疾而归,归而田少食指多,则藉束脩为仰事俯育资,主讲城南书院,多士景从,及丁陈安人忧,执丧一如儒林礼,因患鼽嚏(过敏性鼻炎)不复作出山想矣!又十年,恭逢庚戌(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八月为纯庙(乾隆帝)八旬万寿,当往祝釐,复入都,至其年九月,仍乞假还里,主讲石鼓书院,论学益精,诣越戊午(嘉庆三年1798年)二月卒于里第,士林悼之,公学有根柢,力敦大行,虽贫约皆能行其志,以本身应得封典,转赠其兄嫂,兴宗祠,培远墓,立祀田、墓田,抚兄遗孤四人,婚嫁成立,馆其弟遗女之婿于家,而以儒林遗业三分之一推与昆季,承儒林志经纪其从父兄弟无缺乏。其随分推解,戚党无间言,笃于友谊,以讲学为宗,故撤瑟之前,辰犹有答《余习园庆长论学书》千馀言不倦也。其发为文辞也,原本经籍,隐括濂洛关闽,性理微言及诸子百家,象纬、勾股、律吕、音韵之书皆提其要而纳之轨物,自谓神明规矩吾得之安溪,盖纪实也。制艺以古文为时文矩,人辰德咸推许之,传诵遍海宇,游其门者治经有法,取科第如摘髭耳!惜夫退处日多,未得膺衡文之任也。公生雍正十三年(1735年),卒嘉庆三年(1798年),年七十。配周安人,后公五年卒,年七十有四。子三人:永贤,乾隆丁酉科(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副榜举人,今平江县教谕;邵贤,己酉科(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拔贡,壬子科(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举人,正黄旗觉罗官学教习;京贤;孙若干人,曾孙若干人。惜先大夫与公为执友,永贤常执经问业,仲冕于乾隆己酉(1789)公车谒公春明质以所著《周礼》《岱志》,寻奉讳返,公亦还山,及癸丑(1793年)通籍,牵丝吴中,改订《岱志》为《岱览》,先付筑氏,《周礼》至今未成书,而公与先大夫先后归道山矣!呜呼!道光二年(1822年)冬,永贤自岳州寄书来,得读公文集并示书仲冕癸丑闱墨后一篇,益仰公之呵于执友而期望小子之深也!永贤以行述属为之传,虽弗文弗敢辞,谨序次而表其墓云。《湖南通志》
  
    合江亭月夜
  
    绿净月高炯,一碧不可界。空阔危矶,瞪瞰忘欠噫。矶影入双流,吞吐势欲嘬。波纹复牵挽,风簸如罥絓。尚恐钓鳌者,一举乘其懈。心口敕六丁,守护严藩砦。吁嗟何太痴,天与设幽怪。讵比荆关图,十日五日画。宵分绝声影,衣润浥沆瀣。傲兀坐青空,俯仰发长喟。
  
    怡亲王画荷为谭古夔题
  
    琉璃万顷堆镜湖,红云十丈水面铺。翻影浓绿上衣裾,妙香鼻观生模糊。贤哉河闲插架书,余事拈笔写芙蕖。君从何处得此本,费我展画典衣沽。是时蝇虻皆侧翅,清飙瑟瑟含空虚。想当槃礴欲施手,坐对弱水之瀛壶。乾坤清气入毫楮,玉井移根烂萼趺。如船之藕疑有无,安得片雪沈疴苏。火急觅句还君图,好景一失追难摹。
  
    和答毛汝亭
  
    难脱陈言强自敦,规摹徒愧饰轮辕。六经文字沈吟老,五岳峰峦想像尊。共笑草玄归酱瓿,忽歌《雪白》到柴门。与君臭味苔岑合,尊酒还期一细论。
  
    彭翁义菴三修漉江桥为作山木吟
  
    轮囷大木宿癭瘤,虫蛰蚁斗困渠酋。一日出谷回万牛,不向华屋供雕锼。愿化长虹当巨舟,雷火摧烧落泡沤。忽然傲睨蛟鼍游,行人病涉叹曷瘳。又见撑枝古渡头,斩新铁榦接蟉。明年大水水横流,木化为蛟为蟠虬。一朝水退不可求,依然青铜水面浮。世上乃有掀髯叟,三散黄金名亦收,何为障簏营菟裘。
  
  余廷灿--湘中诗
  万里芙容国,风烟接画图。 乔口铜官渚,飘零出峡身。
  
  云容连百粤,江气走三吴。诸侯宾客老,先帝拾遗臣。
  
  楼阁仙人宅,鱼龙帝子都。 避盗仍戎马,高歌有鬼神。
  
  秋天一临眺,平楚正苍芜。 中原归未得,花鸟有于亲。
  
  为导南条水,鸿文汇麓山。 大笔元和老,连州遇召还。
  
  龙蛇归大壑,蝌蚪落人间。 人来尊北斗,云净感衡山。
  
  山鬼千年泣,泥螺一宿还。志业皋夔并,文章李杜间。
  
  烺烺明德远,曾未蚀苔斑。 湘西留警句,岩广数追攀。
  
  清远远湘地,人伦翼左徒。 灵麓宗风振,名山属大儒。
  
  争光日月志,遗憾虎狼都。 薪传无尽火,骊探得元珠。
  
  稚子谋偏用,怀王注已孤。 湘水心源远,湖光眼界殊。
  
  沈江甘就死,楚社竟谁扶。 赫曦台有咏,天籁异于喁
  
  太傅长沙远,三年见阻挠。 狄梁公不作,想见李西涯。
  
  君偏凭绛灌,臣本薄萧曹。 力挽清流祸,心知死谏差。
  
  宣室徒闻召,吴公竟未褒。 委蛇安社稷,著述废淫哇。
  
  空余秋草宅,人去独寻劳。 文献今何在,高瞻北斗斜。
  
  北海凌云笔,摩挲性所耽。 一卧湖山外,峥嵘岁月深。
  
  二张犹可折,三绝更谁参。 功名蝉翼薄,简帙蠹鱼侵
  
  追逐经唐代,琳琅照斗南。潦倒三千首,精诚一寸心。
  
  深檐难盖覆,鳞甲露烟岚。 古人前不见,江上独登临。
  
  余廷灿----冯一第传
  献贼攻陷长沙,司理蔡忠烈公死城寸磔,既骑箕尾而壮山河。是时善化举人冯一第,亦献贼百计诱胁,终穷耳不能屈,与忠烈公同殉难以死节者也。
  
  一第姓冯氏,字揋公。善化人。始祖开,本江西之清江熊氏,以木贾入楚,赘于冯,遂后冯而姓焉,父时聘,母某氏。一第朴质天然,拔去尘俗万丈,清修笃古,设帷册述。尤精史学,作(史发)一书,于古今治乱得失之故,贯宗穿极,洞若观火,同时人见者,咸服其才。锋识鉴精,卓不可磨。因史而溢于诗,以所论著形为歌咏,作(代古诗),断自唐虞,迄于隋季,得入诗者四十九人。谓李唐而下变诗为律,称近体,无古诗,遂止不作。(代古诗)浏览寥邈,幽情郁韵,如诰如铨,如谣如箴,各随古人之时与事而升降上下。其中渊渊乎猗那之志,格近于创,绝不受汉人牢笼缰锁。其他各体诗亦奇崛黝深,排奡于边幅之外,多与陶仲调、周伯孔、郭幼隗诸子相酬唱游止。当其时,竟陵谭友夏主盟坛跕,群心折楚。一第读书寒河,入诗社,已而愆约不果。竟陵既没,一第作诗悔悼。早岁中天启丁卯乡试,忠烈之司李长沙也,心契一第,注意延宾。一夕马蹋夜城巡逻,遥望南郊灯火,知为一第读书处。时漏下三鼓,忠烈下令启鱼钥,走诗索和。其诗日:“好月霜难下,孤城独马看。遥怜山影外,人在剔等寒。”其相慕重如此。
  
  献贼薄长沙,一第走湘乡,将乞师他所。贼下伪檄,征求甚急。一第作书却之日:“第起单寒,趁旁迂曲士也。少小诵读,叼八贤书,将近二十年,不敢尤怨。初意闭户著书,成一家言,藏之名山。讵期天步多难,措躬无地。近挈老母入山,冒寒冲雾,吐血及斛,足折难扶。忽从邑长接棒征檄,读尹聘幡然,殊觉延揽之诚,在古无是礼,而第又昧时务者乎!即万一值不偶,有强项作顽民耳!伏乞明公,置之跃治之外,遂其野鹿之心,区区所衔结以报者。况盛世不拘逸民,天造原多隐士。有应诏之魏徵,亦有不至之刘翼;有草诏之陶谷,亦有难化之韩通。稽之前代,往往而然。又第八旬老母,依子为命,正古人所谓此身未敢许人者,岂明公盛德,将置此不讲耶?或者下石之流,以誉为谤,遂使推毂之辈,索玉于瑕。专望仁慈,亟收成命,小子幸甚!老母幸甚!如必欲如明谕,岂无山之南、山之北为可托足之地者?请从此辞,幸勿复我。”又作《自吊文》,避乱改性,文以自伤悼。贼度一第终不肯来,乃系其母与兄招之。一第不得已,就缚。贼反复谕降,坚不可,乃劫之日:“若而母与而兄何?”则日:愿赐一死,以免母与兄。”贼将斩之,一老憎从旁伏地簨免,而一第终不可屈。贼乃戴鼻劓舌斫两手,骂不绝口而死,然卒义免其母与兄,死时年四十。著《史发》二十卷、《代古诗》一卷,学者私谥日介烈,宗祀二忠祠。
  
  论日:曩闻朗轩李氏谓复校一第集,未能免文士浮华之习,而怪忠烈与友善,未能切磋补益,亦未知李氏所见何集。予考一第师友渊源,所渐或不尽綷于程朱,要其抗响扬音,激昂清越,亦鼎波汤沸时,商声变调。不闻“繁霜”、“十月”之或删于雅,《离骚》、《天问》之不轨于经也。况苑转割裾,无忝尽殿,复丹心皎日,宁为范孟博之固,不为扬子云之道。遂与忠烈志同气合,无间死生,其节尤伟亮者。此岂可议以谷永、杜钦之伦,谈有余而谅不足哉!夫声名太盛或折减望风,蜂虿起怀,即冗豫不定。嗟呼!此固一第之人所以不可死,即一第之文所以不可朽也。
  
  余廷灿--老普济堂碑记
  乾隆四十有二年四月,臣希深奉恩命抚军湖南。伏念皇帝为天牧民,博视广听,子养哀袊,无有远近幽深,一如堂阶户牖,虑至到而计至周。因念守土史分,宜以时问疾苦,罢所不便而条所愿行者。乃稽图考制,见湖南弃婴有哺乳,废疾有栖养,惟单独老民未有常例廪给,枯瘠其何能自存活?谨按(王制):“天民之穷老无告者”,“皆国有常饩”。又,(大司徒)“以保息六,安{养}万民”:二则日养老,三则日振穷。诚念残喘孤延,幸得少猨,须臾无死,竟乃柴立中央,漠然无所依向,其宣隐闵收恤,自不得后于弃婴废疾矣!
  
   我世宗宪皇帝诏设普济堂,恩养辇毂老民,又曾下其法于直省,而有司犹柅格未行。是岁秋七月,臣希深即拜手稽首,具状奏言。八月制下,报可。乃抽拨库贮白金四万两,分贷之商,岁权息四千两为按岁支销经费。其明年,择地湘春门外,即折岁息之半作堂。由门入为厅序,居治事者;又入为五重,为左右两翼,析间而计得一百二十椽,居老民。凡房寝、几榻、厨灶、井匽、垣苑之制既备既整。其经费出入、赢缩,则听长沙郡守典领句稽。其米盐薪菜、衣袄药饵及棺櫘堙埋、凌杂靡密之务,以时选士绅之廉能者经纪之,而会其要于长沙郡守。夏六月,堂成。秋七月朔一日始事,岁可活老民五百口,其浮额者籍记其名,以次待补。
  
  夫古者,此使之相保,闾使之相受,族使之相葬,党使之相救,州使之相赒,老民亦无虑其无告也。然犹云,六十以上,上所养。自“比闾族党”之法既废,民知急所私而已甚,则并所私者,若秦越相衬托矣,鲜有维系相收者。为民父母,以保之、受之、葬之、救之、赒之之责为已任,则老民虽穷,于天尚不穷,于官府而昀湿濡沫,吹枯嘘槁,蔗几有以推广圣天慈惠,亿兆民人德意,且亦抚循羸瘵,厚美风俗之一端也。抑是始基尔整齐釐剔,将有来者赓续推广之所全,不更多乎?
  
   希深将去湖南,恭纪崖略于石。其规画微密,则檄长沙府知府事蒋炘曾条议,于册最详,慈不著。
 浏览:119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17/1/10 14:07:09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新安堂下邳(收藏于2017/1/11 17:10:43
余东海(字敦海)整理长沙余氏新安堂家谱 民国丙辰年1916年(收藏于2017/1/10 14:28:06
新安堂新安(收藏于2017/1/10 14:21:22
新安堂余氏新安堂 字派(收藏于2017/1/10 14:18:02
新安堂清乾隆辛巳进士 翰林院编修 余廷灿(收藏于2017/1/10 14:07:09
新安堂《浏阳余氏族谱》殊字号振荣公五房领 加学公世系 邑南茅冲(收藏于2017/1/10 13:40:03
新安堂《浏阳余氏族谱》守一公十一世至十八世(东鹏公-振荣公)世系 邑南茅冲(收藏于2017/1/10 13:29:06
徐纲乙亥1575 余氏统宗谱序(收藏于2017/1/10 13:14:41
余振魁甲戌1994 浏阳余氏谱序(收藏于2017/1/10 13:11:37
新安堂江西丰城矩塘(收藏于2017/1/10 13:08:16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新安堂下邳(访问546次)
新安堂余氏新安堂 字派(访问198次)
余东海(字敦海)整理长沙余氏新安堂家谱 民国丙辰年1916年(访问156次)
新安堂茅衝余氏新安堂修建 光绪十四年戊子1888(访问133次)
新安堂《浏阳余氏族谱》守一公十一世至十八世(东鹏公-振荣公)世系 邑南茅冲(访问126次)
徐纲乙亥1575 余氏统宗谱序(访问125次)
新安堂清乾隆辛巳进士 翰林院编修 余廷灿(访问120次)
新安堂《浏阳余氏族谱》建公裔守一公世系 邑南路口(访问118次)
余炳翊丙子1936《浏阳余氏族谱》茅衝源流序(访问110次)
新安堂浏阳余氏 字派(访问109次)
1/2页 1 2 向后>>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