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烈火红岩__红岩英烈纪念馆
烈火红岩

长篇小说《红岩》——第八章

罗广斌 杨益言

  
  
   第 八 章
  
  
    乱哄哄的茶园里,坐满了人。穿西服的,穿军服的,穿长袍马褂的顾客,不断地进进出
  出。这家设备舒适的高级茶园,向来是座无虚设的。每当星期天,更是拥挤不堪。到这里喝
  茶的,不仅有嗜爱品茗的名流、社会闻人和衣着华丽的男女,还有那些习惯在茶馆里了解行
  情、进行交易的掮客与富商,政界人物与银行家。喜欢在浑浊的人潮中消磨时光的人,也在
  这里约会、聚谈、互相传播琐事轶闻,纵谈天下大事。那些高谈阔论,嘻笑怒骂的声音,加
  上茶碗茶碟叮叮当当的响声,应接不暇的茶房的喊声,叫卖香烟、瓜子、画报、杂志的嘈杂
  声,有时还混进一些吆喝乞丐的骂声,溶汇成一片人声鼎沸、五光十色的闹市气氛;和那墙
  头上冷落地贴着叫人缄默的“休谈国事”的招贴,形成一种奇怪的对比和讽刺。
  
    此刻,在纷杂的茶座之间,有两位顾客,正靠着一张精巧的茶桌,对面坐着。一个是戴
  墨框眼镜、穿咖啡色西服的李敬原,另一个穿蓝长袍的是许云峰。他们混迹在人海般的茶园
  里,一点也不引人注目。这种环境,正是地下工作者常常用来碰头和商谈某些工作的好地方
  。
  
    昨天晚上和甫志高分手以后,许云峰到沙磁区委书记家里过了一夜,和他交换了意见,
  部署了有关人员的转移计划。
  
    今天一早,沙磁区委书记便赶往沙坪坝去了。九点正,许云峰来到新生市场内的这座茶
  馆,准时会到了几天前约定在这里碰面的川东特委的李敬原,马上向他汇报了昨晚上到沙坪
  书店时发现的危险,以及和甫志高谈话等情况。李敬原听了也感到意外,并且认为情况的确
  严重。
  
    桌上摆的五香瓜子,已经嗑了不少。老许的手指轻敲着茶碗,外貌颇为悠闲地喊茶房来
  冲开水。
  
    茶房来了。李敬原慢慢放下手上的《商务日报》,漫声说道:“我看,金钞还要看涨,
  这个比期,头寸硬是紧得很咧!”
  
    他的声调和旁座面红耳赤地争论行情的喧哗夹杂在一起,显得十分和谐。等茶房冲过开
  水以后,他才习惯地摸了一下眼镜,耳语地告诉老许:“今早上到区里去,发觉他们在转移
  !
  
    原来是你连夜关照的,这很及时。”
  
    许云峰点点头,也低声问道:“区里发现了新的情况吗?”
  
    “陈松林大概脱离危险了。”李敬原沉着地说:“区上发现,深夜里沙坪书店附近出现
  过形迹可疑的人……”
  
    李敬原说这话时毫无表情,然而目光却犀利地在镜框里闪动。“照你刚才谈的情况看来
  ,敌人昨晚上果然动手了,这一次真是危险!”
  
    “刘思扬没有出事吧?”
  
    “不知道。”李敬原说:“回头我设法和他联系一下。”
  
    一个书贩摇晃着手上的画报,穿过人丛,李敬原摸出打火机,从容地点燃纸烟。
  
    “嗨,来一本新到的《Life》?看,《明星画报》!昨天才出版的上海《密勒氏评
  论报》……”
  
    听到李敬原谈的情况,许云峰对目前的形势感到更加严重了。对敌情的正确判断和及时
  防止了破坏,并不能使他高兴,相反地,他感到内疚。把备用联络站交给甫志高管,这是一
  种不应有的疏忽。过去虽然发现甫志高的许多毛病,但今天看来,对他的问题还是认识不足
  ,这种人,即使一时有再好的表现,也是不能相信的。许云峰瞧了一下李敬原,他正吐着浓
  烟,仍然是那样的从容镇定,使许云峰明显地感到:
  
    不管风浪再大,他永远也不会张皇失措的。
  
    茶馆里人来人往,经常打断他们的谈话。他们并不觉得厌烦,反而感到安全。嗑着瓜子
  ,等书贩过去以后,李敬原再次说话了。
  
    “昨天市委开会研究当前工作。老石同志传达了中央最近的指示……今天我本来想向你
  传达的。”
  
    许云峰明白,李敬原谈到的老石同志,是指前些时候去向南方局请示工作的,地下党川
  东特委书记。敌人处决纵火特务以后,最近兵工厂又在酝酿新的斗争,因此,许云峰没有出
  席这次市委会,也没有见到刚回重庆的老石同志。有关的重要指示,老李此刻是无法传达了
  ,因为他们必须首先研究如何对付突然发生的敌情。
  
    “有个情况值得严重注意。”李敬原丢开烟头,声音更轻了:“市委认为敌人成立侦防
  处以来,采取了许多对我不利的行动……在会上老韦同志报告了一个从内线获得的重要情报
  :中美合作所的美国特务顾问处不久前改组机构,新派来一名准将级的国际间谍……从某些
  迹象来看,这位‘客人’已经接近了地下党的组织……”
  
    “胃口不小嘛!”许云峰嗑着瓜子,冷静地笑了笑,闲看着走过身边的叫卖瓜子花生的
  小贩的背影,缓缓说道:“这倒是一场国际斗争咧。”
  
    “正是如此!”李敬原肯定地点头。“把书店的事件,和新来的‘客人’的活动联系起
  来一看,更证明这是对方有计划的行动!”
  
    虽然话说得很轻很轻,可是,两个人都在眼色里道出了它的严重性。
  
    许云峰的思想飞快地发展着,他立刻联想到昨晚上小陈谈的重要线索:黎纪纲这个危险
  人物,突然冒雨在书店出现,并且叫走了郑克昌,这就是敌人动手的征兆!老李说的深夜里
  在沙坪书店附近发现可疑的人,便是斗争的明朗化!一个危险的感觉立刻在脑子里闪过:说
  不定美蒋特务已经赶到前面去了!许云峰的思路一转,担心地说:“要是甫出了事,就讨厌
  了。”
  
    “这个人还有一件很不好的事。他居然假借你的名义到处借钱,说是你要他办刊物……
  成岗拒绝了他,他甚至大吵大闹,诬蔑成岗不执行决定!”
  
    “啊!”许云峰简直没想到,甫志高竟会到和他早已断绝组织联系的、自己过去的交通
  员成岗那里骗钱。他的眉头猛然聚成一条线,“这,证实了我的看法!这人很危险。”
  
    老许端起茶碗,又放下了。昨晚上他和沙磁区委书记一凑情况,知道了更多的事情。区
  里几次想调动甫志高的工作,他都借口熟悉经济工作,不愿放弃银行里的职位。最近几个月
  ,他忽然积极起来,不但乐意兼任书店经理,而且要求过问学运工作。他想扩大书店,提高
  自己的地位,并且借此插足到文化界去占据一块地盘,解放以后向党讨价还价。许云峰喝了
  一大口茶,回头问道:“老李,你说他的个人主义,发展到了什么程度?还有点自己人的味
  道吗?”
  
    “利令智昏。”李敬原吸着烟,神情十分严肃。“他想办刊物,当然有人送给他主编,
  他想扩大书店,又给他送店员!这种人,不仅今后不能容忍,现在就应该……”他的手坚决
  地往桌下一切,做了个示意的动作。
  
    “对。”老许点点头。“立刻割断组织关系!车票已给他买了,事情交代完,要他今天
  就离开重庆。”
  
    “你昨晚上没有严厉批评他是正确的。”李敬原以他素来有的毫不容情的态度说道:“
  这种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批评毫无用处,大敌当前,只能断然处置。”
  
    老许放开了思路,答道:“这是一次教训,当然,也是一种不可避免的社会现象。十年
  ,二十年以后,这种人还不一定能绝迹!”说到这里,老许的眉头一皱,不安地说:“书店
  事件,联系到‘客人’们的活动,我们考虑一下,还有什么漏洞?万一老甫昨晚上回家去?
  ”
  
    “对这个人来说,完全可能!”李敬原忽然问道:“你和他约在什么地方见面?”
  
    “心心咖啡店。”
  
    李敬原深思了一下,不安地说:“离这儿太近了……”
  
    “对,我们马上换个地方再说!”老许略想了一下,虽然他和甫志高约定在附近的咖啡
  馆里碰面,但是前些时候,他曾和甫志高在新生市场门口约会过一次,万一有什么意外,甫
  志高是有可能东钻西钻找到这个地方来的。老许看了看李敬原赞同的目光,立刻喊道:“茶
  房,收茶钱!”
  
    李敬原觉得老许根据新的情况,机警地作出这个谨慎的决定,是完全必要的。老许可以
  等甫志高到约定的地点以后,确定没有危险才进心心咖啡店去。茶房走过来了,老许取出钱
  包,正在付钱。李敬原摸出打火机来,可是烟盒已经空了。
  
    他告诉老许说:“我先去买包烟,在茶园门口等你。”
  
    许云峰付过茶资,看看表,还不到十点钟。他随手捡起茶桌上的报纸,正要起身。可是
  这时,李敬原突然回到桌边,低声喊道:“老许!”
  
    许云峰抬头,正遇到李敬原不安的眼色。
  
    “外边有便衣特务!”
  
    许云峰扭头向外察看,只见茶园门口,人丛里夹杂着几个形迹可疑的人。再往门外一望
  ,一眼看出:便衣特务封锁了商场的所有通路。许云峰猛然见到甫志高守在门外,领着两个
  陌生人正要挤进茶园。他知道情况不好,便两手按住桌沿,低声地神色不变地说:“老李,
  马上通知转移,甫志高叛变了!”
  
    李敬原侧目斜视,也清楚地看见敌特的搜索圈正向商场内紧缩过来。情势十分紧迫、危
  险。凭着他多年在白色恐怖中出生入死的经验,他断定,如果处置得当,即使面对再阴险的
  敌手,也不是完全没有化险为夷的可能。许云峰无比坚强、果敢、镇定的神情,更加强了他
  试图以万分紧张的瞬间寻找突然脱险机会的决心。李敬原毫不迟疑地说道:“我们走!”
  
    这时,特务已经阻住了进进出出的人,开始清查叛徒供出的许云峰。
  
    “来不及了。”许云峰把茶碗推向一边,急速地交代着:
  
    “甫志高不认识你,你赶快走。通知区委、成岗、刘思扬……
  
    还有小余,所有甫志高知道的人全都转移!”
  
    靠近他们的旁门边,紧守着便衣特务。甫志高已挤进茶园,卑鄙的目光,在人丛中逡巡
  着,渐渐转向许云峰这边。
  
    “请不要为我担心……”许云峰又补充一句:“你走,从旁门出去!”
  
    “我们一定设法给你取联系!”李敬原退后一步,沉着地说。
  
    许云峰丢开报纸,从拥挤不堪的人丛中站起来,仿佛一点也没有发现危险似的,缓步向
  甫志高走去。直到叛徒卑劣的目光对准了他时,许云峰才不慌不忙地高声招呼道:“甫志高
  !你来了?这边坐吧!”
  
    立刻,所有便衣特务的目光和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突然从人丛中出现的许云峰身上。
  
    李敬原从容地离开茶桌,和进出的人群一道,从旁门的几个正全神注视着许云峰的特务
  身边走过,出了茶馆。他在门边,又回头望望许云峰的背影,虽然脸上毫无表情,可是亲眼
  看见多年战友的丧失,这种痛苦是任何人也无法忍受的啊!他的眼睛潮湿了,视线也模糊了
  ,终于怀着沉重的心情,通过特务林立的警戒线,大步跨出了新生市场。
  
    快十点钟了。星期天不上班,厂里静悄悄的。成岗还在紧张地印刷,剩下的纸,慢慢在
  减少,减少……他得赶快印完,李敬原会准时派人来拿的。
  
    终于印完了最后一页。这一期消息很重要,收复延安的战报,是李敬原那天晚上兴奋地
  写的蜡纸。成岗记得,当他和李敬原一再读着这条消息的时候,两个人激动地谈论着胜利和
  即将出现的更大胜利,通夜不眠,直到天明,澎湃的心潮一直无法平静。
  
    这时候,成岗才感到头有些发昏,腰、臂都麻木了,从镜子里看出自己的睛睛熬得通红
  。他已经一连熬过两个通夜了。
  
    把印过的蜡纸堆在一起,擦燃火柴烧掉。接着,他把印好的纸一份份清理拢来。这期《
  挺进报》,有五页,一共是两千五百份,他还得赶快工作,才清理得完。他相信,收复延安
  的胜利,一定会给群众带来最大的鼓舞,给还在妄想扩大军火生产的敌人以最沉重的打击。
  
    附近有人在讲话,也许是厂里的工人吧?成岗来不及多想,他得加快速度,赶紧工作。
  
    隔壁,从寝室里传来了杂沓的脚步声。接着,就听到妈妈慌张的声音:
  
    “成岗不在家,钥匙他带走了!”
  
    妈妈的声音很大。她从来没有这样大声讲过话。大概是希望让儿子听到。成岗一惊,突
  然站起来。他明白这是出现了敌人!在这时候,要想保全印刷机关和印刷品,是不可能的,
  如果自己逃命,也许可能,但他不能这样,也根本不想这样。此刻他需要作的,是宁肯牺牲
  自己,也不能让来找自己的同志和党的组织受到任何损失!他立刻拉开夜里用来遮灯光的窗
  帘,然后轻轻推开了窗户,把一把经常放在储藏室里备用的扫帚,小心地挂到窗口外面的那
  颗钉子上去——有了这个暗号,来找他的同志,远远地就可以发现危险的警号,不会再进厂
  里来。
  
    隔壁,有人正在用力打门。
  
    挂好扫帚以后,他放心了一些,危险再不能威胁党和同志们了。他回头看看,决定在敌
  人破门以前离开。可是,不能把党的文件留给敌人,他转回身来,又把《挺进报》全部捆成
  一捆,挟着报纸,纵身跳上窗台,想从楼口跳下去。只要跳下去了,两分钟以后,就可以躲
  进工人宿舍,敌人再也找不到他了。
  
    “站住!”
  
    “不许动!”
  
    喝叫声从四面传来。晚了。工厂已经被包围,楼底下布满了特务。成岗只好退下窗台。
  这时,小门已被猛力击破。成岗转过身来,几支手枪对准他的胸膛。
  
    “哈哈,你是成岗,许云峰的交通员‘同志’?”
  
    成岗咬着牙,没有讲话。
  
    一个特务冲过来,死力夺下成岗挟着的《挺进报》。
  
    “这是什么?啊,《挺进报》!”特务根据叛徒甫志高讲的材料,只知道成岗是许云峰
  过去的交通员,却没有想到,在这里竟侥幸地找到了《挺进报》。
  
    “啊,《挺进报》找到了!”几个疯狂的匪徒,不约而同地叫嚣起来。
  
    成岗的心紧缩着,十分难过。
  
    “厂长先生,我们可找到《挺进报》的老巢了!”
  
    又是几个特务跑进来,他们任意翻阅着《挺进报》,粗暴的手,把成岗用心血印出的纸
  张,抛得满地都是,胡乱践踏着。成岗望着这群突然出现的匪徒,心里一阵阵地绞痛。
  
    两个特务搜查了成岗全身,然后把他带出门去。这时,守在门边的白发苍苍的妈妈,突
  然扑上来,抱住成岗,指着特务怒骂着:
  
    “你们先杀死我吧,我儿子不能给你们糟蹋!”
  
    特务拖成岗,成岗屹立不动。一个匪徒伸手去抓妈妈的衣领。
  
    成岗吼叫了一声“你敢!”特务的手缩回去了。
  
    “妈妈,你放开手吧,不要担心我!”成岗感到口干,话说不清楚,他还是安慰着妈妈。
  
    妈妈用劲抓着特务,没有松手。她怎能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让匪徒抓走?她泪如泉涌,伤
  心地哭出声来:“是死是活,我们母子都在一起!”
  
    几个特务茫然地望着成岗和他的妈妈。
  
    “岗儿,你等着,我去拿点换洗衣服,一道走!”妈妈激动地说:“这一去,不是一天
  两天……要受罪,妈和你一齐受!”
  
    成岗贪婪地望着母亲的身影,直到她转进房间。他在心里喊了一句:“再见了,妈妈!”
  
    成岗转身过来,看见特务还呆立着,就大声喝道:
  
    “走!站着干什么?”
  
    他迈开步子,走下楼去,一群特务,连忙跟在他后面。
  
    两个便衣特务,偷偷地躲进成岗的寝室,像猎狗似的等待着,妄想捕获更多的人,可是
  成岗在临危时挂出的信号保卫了党,见到他悬挂的扫帚以后,再不会有人到这里来了……
  
    厂区里出现了一群工人,阻挡着特务的去路。
  
    “让开!”特务咆哮起来。
  
    “把厂长放了!”
  
    “打死你们这些狗特务!”
  
    成岗听得出来,尽是熟悉的工人的声音。
  
    “快点让开!要开枪了!”
  
    工人群众,毫无畏惧地拥上前来。
  
    “把厂长放了,听见没有!”
  
    “向后退,快!”一个为首的特务摇着手枪,指挥着。在成群工人的怒吼声中,根本不
  敢开枪。
  
    特务拥着成岗,赶快从小路逃走。
  
    “……厂长被抓走了!”
  
    “快追!”
  
    “快!打死狗特务!”工人一齐向轮渡码头跑去。
  
    特务躲过工人,跳上了停泊在岩岸边的一只暗藏的汽艇,立即开动起来。汽艇驶到江心
  ,特务们还在喘息。
  
    上船以后,成岗趁特务们喘息未定,弄松了背后的绳索。
  
    他轻轻地抽出手来,看准机会,突然往前一跳,对准面前那个提着手铐的家伙,朝鼻梁
  上狠狠一拳,接着,一个箭步,扑到船舷,一纵身朝江心便跳……
  
    几只手,疯狂地抓住成岗的衣襟,使他来不及跳下江去。
  
    他挣扎着,尽力想推开横在胸前的船栏杆,喉咙热得要冒烟了。回过头来,眼前是一群
  狼样的野兽。成岗立刻转过头去,固执地抓住船栏杆,像一只落进陷坑的狮子,愤怒地望着
  一江浑浊的流水。
  
    下了公共汽车,成瑶匆匆忙忙地向中山公园走去。她尽量沉住气,有时又不自然地回头
  四顾,怕背后跟着“尾巴”。
  
    她不知道谁要找她,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从在学校里接到秘密通知时起,进城的路上
  ,她一直默念着约会的时间和地点,唯恐忘记了或者错过了找她的人。她的情绪有些紧张,
  因为她对地下工作,还缺乏经验。
  
    她走在公园里浓荫遮蔽的林荫道上,心里不住地告诉着自己:“假山后面,第三条石凳
  。记住,第三条!”前面就是假山了。她一条一条数过去,眼前不远处,就是第三条石凳。
  
    成瑶谨慎地看看,石凳上果然坐着个人,可是,报纸遮住了他的脸,能看到的,只是那
  身灰绸夹袍和黑呢便鞋。这个人是谁呢?成瑶四边环顾着,看着没有人注意自己,便走了过
  去。她正盘算着,对这个陌生人怎样开口时,正好看报的人,放下了报纸,和成瑶打了个照
  面。
  
    “啊!李大哥!”成瑶高兴地叫了一声。找她的人,正是二哥的好朋友李敬原。
  
    “瑶妹,你怎么这样慌张?”李敬原递了块手绢给她,让她揩揩汗。
  
    “你不晓得,汽车挤得要死!”成瑶掠了掠额上的刘海,“差点还赶不上呢!”
  
    李敬原微笑了一下,慢慢站起来,带着成瑶离开林荫路,在公园里散步。他默默地走着
  ,过了好一阵也不讲话。成瑶自然不清楚李敬原的心境。她等了一阵,不见李大哥开口,心
  里难免有些纳闷。既然从沙坪坝把她找来,为什么见了面却不谈话。成瑶张了张嘴,想要问
  他,又不知怎样问起。这时李敬原似乎已看出她的急切心情,就低声地颇有深意地问:
  
    “成瑶,你相信自己是勇敢的吗?”
  
    “什么?”成瑶感到他问得奇怪:“我什么都不怕!”
  
    “不,我说的勇敢,还意味着坚定,顽强和果决。我告诉你一件事。我们有这样一个同
  志,他从来不怕困难,忠心耿耿,为革命工作,从不要求荣誉和酬劳;甚至连他最亲近的人
  也不知道他是一个共产党员。他担负着秘密的任务,连他的亲人也未必了解他的工作。后来
  ,他不幸被捕了。当他被捕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党和同志的安全。
  
    敌人眼看就要破门而入了,他却神色不变地把约好的警号——一把扫帚,挂到窗口上去
  。他虽然被捕了,同志们却因此脱险。你说,这种忘我的无胃精神,是不是勇敢的表现?这
  位同志是不是一个勇敢的人?”
  
    李敬原的问话,引起了成瑶的担心,因为她的好朋友孙明霞,昨天下午到她的未婚夫刘
  思扬那里去了,约好今天上午回校开小组会,可是她竟没有回来,莫不是她遇到了危险?
  
    因此她急切地问:“这个勇敢的同志,叫什么名字啊?”
  
    “他就是你二哥。”李敬原注视着成瑶秀丽的眼睛,慢慢地说:“你二哥今天被捕了。”
  
    “啊?”成瑶脸色一变,她不敢相信这件意外的事情。这个星期天,她留在学校里参加
  活动,没有回家,完全不知道二哥被捕的消息!心里一阵绞痛,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
  
    “对勇敢的人,泪水会玷污他的名字!”
  
    “不,我没有哭!”成瑶眼泪盈眶,可是她倔强地抬起头来说。“我是他的妹妹……我
  ,我应该给他的名字增加光辉。”
  
    “对。”李敬原的声音带着激动,“我们有这样的同志和亲人,应该感到自豪!”
  
    接着,李敬原又告诉她:除她二哥以外,还有几位同志同时被捕了。
  
    “许大哥?小余?”成瑶反复念着熟悉的名字,不禁脱口说道:“这……太可怕了。”
  
    “唔?你说什么?”
  
    “不,不,我是说太,太可惜了。”成瑶心里阵阵紧缩,感到难忍的悸痛。“我并不怕
  ,我只是难过,我心里痛苦……”
  
    过了好一阵,成瑶才抑制着激动的心情,慢慢地说:“许大哥、二哥、小余,都是我的
  哥哥……我爱他们,我爱二哥。
  
    不久以前,我对二哥的谨慎还不理解。李大哥,我现在才明白,你为什么冒着危险找我
  ……”
  
    “我找你,并不是冒险,而是对同志,对党负责。”李敬原从容地把有关成岗的情况,
  告诉成瑶。他一边谈着话,一边不动声色地留意着周围的环境,他像父亲一样,挽着成瑶的
  手臂,慢慢走着,轻轻耳语着……
  
    他讲的许多事情,对成瑶来说,全是初次听到。不过他没有提到在出事以前,党已决定
  成岗不再办《挺进报》,准备派他利用厂长身分,以及和总厂厂长的良好关系,去加强兵工
  厂的斗争。
  
    “你多么地了解他啊!李大哥,你心里一定比我更难过。”
  
    成瑶久久地默不作声,她咬着自己苍白的嘴唇,清楚庄重地说:“我心里多么羞愧,现
  在我才知道,就是二哥,在印《挺进报》。”她抬起明洁的目光,宣誓般地诉说着:“不,
  我不能只是心里难过。就要像你……懂得深沉的爱和恨,我已经长大成人了,我应该自己走
  路,也能够自己走路了……《挺进报》不能停刊,李大哥,让我来做这项工作。”
  
    李敬原领着成瑶,又折向动物园。他没有正面答复成瑶的要求,却低声说:“一个人的
  作用,也许是渺小的,但是当他把自己完全贡献给革命的时候,他就显示了一种高贵的品质
  。”
  
    成瑶默默地咀嚼着李敬原话里的涵义。这句话,像一道甘泉,深深地注进她的心田;又
  像一道明朗的阳光,照亮她的灵魂,使她从沉重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感受到一种严格的要求
  和力量,也使她从今以后,在困难的环境里,永远不忘这庄严的启示。
  
    沉默了一会,成瑶望着鬓发斑白的李敬原,低声地问道:
  
    “我们能和二哥他们通信吗?”
  
    “暂时不行。”李敬原说道:“等打听到他们囚禁的地点,党一定会和他们联系上的!
  ”这话,他不是随意回答的,当老许被捕时,他也是这样告诉过他。不管敌人的控制多么严
  密,党和集中营里的战友,不仅已有一些联系,而且将要扩大这种联系。
  
    “李大哥!”成瑶轻轻叫了一声,从她的声音和目光里透出一种强烈的感情,一种期待
  的感情。“《挺进报》……”
  
    李敬原仍然没有回答。虽然成瑶急切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他严峻的脸上,他仍然深思地
  缓缓走着,什么也没有说。自从出现了叛徒,情况急转直下,意外地恶化了。叛徒的破坏,
  比敌人危险十倍。刚刚过去的几个钟头,对他来说,是最痛苦最严重的考验,他来不及向市
  委报告情况,首先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布置了有关人员的撤退和转移。就在这时候,又连
  连得到好几个同志被捕的消息!可是在他心里,还有更为复杂的考虑:被捕同志留下的工作
  必须有人接替,他们的家属,也应该尽可能照顾。在敌人的进攻下,党的工作,更应该作深
  入的检查布置,不能再出现任何漏洞。他估计,在当前的局势下,难免有人会张皇失措,只
  看见眼前敌人的强大,而忽视了全国胜利的形势,以致束手束脚,不敢工作;但也会有人不
  顾敌强我弱的具体形势,要求对敌人采取冒险的反击。他反复考虑,估计了形势,决定在晚
  上和老石同志见面的时候,建议党组织采取更为谨慎的措施,停止某些不必要的容易暴露的
  工作,加强基层活动,严密组织,在群众中扎下更扎实的工作基础,使党的活动完全隐蔽到
  群众中去。这样,可以造成敌人的错觉,仿佛地下党的活动遭受挫折以后,陷于停顿瓦解;
  而实际上,在更多的不同规模的群众运动中,党的工作将得到更健康的发展。不久,等敌人
  从胜利骄傲的情绪下清醒转来时,会发现他们已经陷于一筹莫展的绝望境地。这些意见,虽
  然他已反复想过,但和成瑶见面以后,仍然一次又一次地把思路牵得很远很远。
  
    “李大哥!”成瑶突然抓住深思中的李敬原的衣袖,使他终于转向这年轻的姑娘。他再
  次看了看直视着他的那对急切的无畏的眼睛,涌塞在脑际的思路中断了,却又深深地感到自
  己责任的重大。他喜欢这烈火似的姑娘,她正像她的二哥。
  
    不知怎的,他觉得自己有一种特殊的责任,也许这是由于对成岗的怀念,也许不仅如此
  ,还有更多的革命感情,使他自愿承担责任,引导她更健康地迅速成长。过去、现在、甚至
  将来,在他身边,都有这样的年轻人出现,而且成长为革命的接班人。把她找来,正是为了
  这个目的,当然,他要教育、鼓励、安慰这未曾经受过风险的姑娘,但更现实的,还是如何
  安排她今后的工作。他在处理各项事务的同时,也已作了考虑,但他并不急于告诉她,还想
  趁这见面的机会,对她再作一些观察和了解。
  
    “《挺进报》交给我办吧,继承二哥的工作,就是牺牲生命我也情愿!”
  
    成瑶终于站住了。固执地倔立在李敬原面前。她的眼眶里,凝着滚滚的泪珠,充满着庄
  严的,自我献身的激动。
  
    在这时刻,李敬原外貌的平静居然掩盖着内心的感情,但他明显地感到,这姑娘的一切
  ,他已经完全了解,并且深深地喜爱了。
  
    “《挺进报》当然继续发行。我们的斗争更不会中断!”李敬原说得满怀信心,强烈地
  鼓舞着年轻姑娘的斗志,但他接着又说道:
  
    “你二哥说过:一个人要么不参加革命,要参加革命就要不怕牺牲!你要记牢二哥的话
  。要成为和他一样勇敢无畏的革命者。但是,革命的目的不是自我牺牲,而是消灭敌人,发
  展自己!”
  
    李敬原突然严肃地问道:“你曾经这样想过吗?”
  
    “没有。”成瑶坦白地承认。可是她立刻又说:“在斗争中,我可以学会斗争!”
  
    李敬原点点头,终于把他的决定告诉了她:
  
    “你不能再回学校去了。黎纪纲知道你,而且其他有关的同学也都转移了。”李敬原扶
  着成瑶的肩头,“今后,你改名陈静。耳东陈,安静的静,记着,陈静。职业是新闻记者。
  你到《山城晚报》去找一位姓赵的编辑主任。”说着,他把一份证件交给了她。
  
    “给我什么任务?”成瑶毫不犹豫地问。
  
    “你现在先去烫发,买化妆品。”李敬原严肃地说着,目光正对成瑶惶惑不解的两眼。
  “从今天起,你是记者,再不能让人看出你是一个学生!至于今后怎样工作,领导你的老赵
  同志会详细告诉你的。”
  
  
原文1962年 发表于中国青年出版社  浏览:5433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4/4/11 6:24:00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傅伯雍<<歌乐山烈士遗体收敛记>>(收藏于2006/2/8 23:41:59
李显群墓上思(七组)——红岩英烈子女“1127”的怀念(收藏于2005/4/21 12:09:18
孟园11.27散记(收藏于2004/12/5 1:53:49
顾城歌乐山组诗(收藏于2004/11/20 5:00:46
丁弘人性的诗魂——拜会黄彤光老人(收藏于2004/10/31 0:34:27
罗广斌 刘德彬 杨益言圣洁的血花——献给九十七个永生的共产党员(三)(收藏于2004/9/28 3:45:15
罗广斌 刘德彬 杨益言圣洁的血花——献给九十七个永生的共产党员(二)(收藏于2004/9/28 3:43:52
罗广斌 刘德彬 杨益言圣洁的血花——献给九十七个永生的共产党员(一)(收藏于2004/9/28 3:42:33
徐怀林 廖琴 杨天军华蓥山的女游击队员(收藏于2004/9/26 23:07:59
仲秋元对渣滓洞狱中生活的一些回忆(题目为转者加)(收藏于2004/9/24 1:18:37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曹德权《红岩》原型人物揭秘(上)(访问25653次)
曾紫霞战斗在女牢(上)(访问17682次)
曹德权《红岩》原型人物揭秘(下)(访问13852次)
--"11.27"死难烈士名单(访问12331次)
曾紫霞战斗在女牢(下)(访问11845次)
--“11.27大屠杀”简述(访问11552次)
傅伯雍<<歌乐山烈士遗体收敛记>>(访问10516次)
罗广斌 杨益言长篇小说《红岩》——第二章(访问7953次)
--渣滓洞、白公馆、中美合作所简介(访问5588次)
陆大钺《挺进报》与“挺进报事件”(访问5456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6/15 21:45:04
访客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4/24 9:18:00
郑康明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4/4 15:35:10
呵呵文选评论(评论于2016/7/24 9:01:46
火焰文选评论非常好(评论于2016/6/11 10:22:57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烈火红岩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