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致河南艾滋病村的死者与濒死者

李丹:我算是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吴晨光

  http://www.nanfangdaily.com.cn/zm/20040219/xw/szxw2/200402190036.asp
    没有升旗仪式,在河南商丘,“东珍学校”成立了。“东珍———东方的珍宝。”校长李丹解释说。被他视为珍宝的,是17名“艾滋孤儿”。孩子们大多来自商丘市双庙村,最大的14岁,最小的7岁。
    现在,他们终于有了暂时的依靠。李丹,中国科学院天文台在读硕士生;一个致力于民间“防艾”工作五年的志愿者;一个最终放弃专业、全心创办艾滋孤儿学校的人;一个26岁的大男孩。
    “让一个孩子承担如此重任,有些残酷。”被称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洁教授说。
    2004年2月15日,“东珍”成立4个月后,李丹接受了《南方周末》的访问。理想、激情、快乐、痛苦、无奈、叹息、忧虑、疲惫,包括对未来的苦心设想,在他的语言中交织着。
  
    寺院里的学校
    记者:救助艾滋孤儿可以有很多方式,怎么想到去办学校?
    李丹:2001年,当我第一次进入河南艾滋病村时,那里的状况震撼了我。在一个名叫朱丽芳的病人家,我们看到她打着吊瓶躺在床上。她的眼睛已经瞎了,是艾滋病引起的三个月的高烧烧瞎了她的眼睛。一个月后,她去世了,留下了孤单的孩子。这样的情况在村子里比比皆是。我们曾试过“一帮一”的办法———由一个志愿者负责一个艾滋孤儿的就学,后来发现,这些钱落实不到孩子的就学中去。我们以这种方式花了1万元支持20个孩子上学,但到去年四月份就停了。之后我们又想办孤儿院,因为SARS停了两个月,6月份收了两个孩子。9月份孩子该上学了,我们托人找商丘市内的一家中学,校长也很为难:家长不放心自己的孩子和艾滋孤儿一起上学,说:“如果他们来了,我们的孩子就要退学!”我们只好把孩子送回村里的学校去。所以我们决定办一所学校,专门收留艾滋孤儿。
    记者:听说你们的学校设在一座寺院里。
    李丹:这是一座寺庙里一所学校的旧址。后来学校停了,房子就租给我们。一方面,寺里的人比较支持这项公益事业。开始的时候房租免费,后来一月象征性地收取500元。这里有10间屋子,大约500平米,因为原来是一所学校,所以教学设备还比较全。
    我们的学校还没有注册,处于“半地下”的状态,但学校成立4个月了,受到外界的干预很少。
  
    接人,一个“提心吊胆”的过程
    志愿者何建亮打开电脑,展示着他刚刚在“东珍学校”拍摄的照片。18个皮肤黑红的孩子,与他们的老师站在一起,笑着。
    孩子们被分为二、四、五三个年级。李丹等人曾在村里做过调查,发现这几个年级的适龄儿童比较多。4名任课老师是从当地招聘的,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月工资400元。
    记者:政府刚刚披露消息:河南省的艾滋孤儿超过了2200人,你们怎样选择了现在这17个?
    李丹:孩子的来源主要是商丘的一个行政村———双庙村,它包括三个自然村。对于孩子的选择,我们曾有一个标准:最初是父母双亡。后来执行时放宽了,可以包括父母双方感染,或是一方亡故、家中失去劳动力而生活困难的。
    双庙村有一个联系人叫王国峰,他本身也是一个感染者。他算是村里的“能人”,有自己的社会网络。我们通过他收集孩子的家庭资料,包括家长是怎么卖血的、吃了什么药、家庭的生活来源、有无国家资助等。在确定了最初的范围后,我们也带着摄像机进村去拍一些资料,来印证王的说法。最后就确定了这十几个最需要帮助的孩子。
    记者:听说接人的过程很艰难?
    李丹:2003年10月23日,我们一行五人踩着积水,悄悄进入双庙村。我们来到王国峰家里,他已经通知有关家属做好了准备。由他把第一批4个孩子带到家里,然后我们派一个人,带着孩子坐出租车出村,到长途车站转车赶到商丘。17个孩子(最初入学校是17人)分为四批,在当晚全部进入学校。
    我们用摄像机拍下家长同意把孩子交给我们的场面。虽然严格地说我们学校不是合法的,但拍下来至少证明是经过监护人同意了。
  
    财务审核与商业运作
    学校的核心人物有三名:校长李丹负责外联;徐大圣,一个细心的男孩,去年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担任教务主任;梁艳艳,去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负责学生的心理工作以及学生招募的条件审核。
    徐大圣和梁艳艳住在离学校不远的宿舍里,他们至少要在商丘生活一年。李丹的一半时间在河南,另一半时间漂在北京,因为他要为学校寻找资金。三个人以“民主集中制”的方式,解决面临的问题。
    记者:缺少资金是很多NGO面临的问题,你们办学校的钱从哪里来?
    李丹:目前不缺。学校成立后不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捐助了2万元人民币;海外华人给了3.2万,再加上国内的捐款,我们现在一共有12万元,足够支撑今年的运作。
    记者:如何保证账目的公开、透明,保证专款专用?
    李丹:我在中国银行设立了一个账号,在北京接受捐款。按照学校的需要,将钱汇到河南。学校有人专门负责购买教学和生活用品,之后由徐大圣审批。
    对于捐款的数目,我们在网上公布。对于支出的状况,目前已经有部分在网上公开。下一步,我们准备将所有的支出状况在网上公布,接受捐款人的监督。
    记者:现在一年的资金已经无忧,但明年呢?以后呢?毕竟学校要发展。
    李丹:我们想进行商业运作。目前,我们正在和西藏一家佛学院联系,替他们做一个藏香品牌在河南的代理,地点设在开封。如果顺利,今年3月份就可以进行。
    记者:有没有想到投资的失败?你们的资金毕竟是别人募捐来的。
    李丹:需要说明的是,投资的资金不是这12万元里面的,而是我们个人借来的。关于投资的成败,我想失败不是没有可能。但我对自己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因为这个项目的选择上也做了市场调查,藏香有一定的利润空间。而且,现在还有一些有经验的朋友在帮助我。
    记者:你觉得,学校现在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李丹:主要是成员之间如何协作。你应该能感觉到,能放弃很多东西而投入到这里工作里的人,都很相信自己。在一些事务工作上,我们三个人经常会有分歧。比如刚开始的时候,对一些捐助不能及时回复,人家催问我们收到没有我们才去查,搞得对方说:“我们捐款怎么还要求着你?”另外,我们三个人都是做学生过来的,比较懒散。有时候任课教师都来了,我们还没起床,也不太注重仪表。
    遇到问题我们三个人民主讨论,集中意见取折衷,基本上每月有一次讨论。经过这些争论,问题得到了解决,学校的规章制度也在逐步确立。
  
    孩子,需要帮助的孩子
    孩子们吃住都在学校,每天4元钱的伙食标准。学校没有旗杆、没有操场,但每周6天、每天的7节课的设置与正常小学相仿。他们最高兴的是,学校拥有20台电脑———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农业银行等捐助的。打电子游戏的满足,会暂时弥补学校简陋、狭窄所带来的遗憾。
    记者:很多人都说,艾滋孤儿是个心理受到严重扭曲的人群。你是否发现他们有心理问题?
    李丹:这是我们最担心的,因为我们本身没有受过心理学教育。曾有一个心理医生来过这里,他发现有几个儿童存在问题,其中一个14岁的孩子不与别人说话,整天躲在角落里看书。后来,我们知道了原因———孩子的父母还没有去世,所以其他人认为他是“另类”。实际上,这个孩子的父母已病入膏肓。
    撒谎、自私,包括分东西时的争抢比较常见。这与家庭教育也有关。他们入校时,每人都发了六七件衣服。但家长来探望时,孩子让家长把衣服拿回去。这也无可厚非,但不能接受的是,家长回去后又打电话来说我们对孩子不好,东西分得不够。我们希望在条件允许时再请些心理医生来。目前,一个美国志愿机构有这样的愿望,他们说不光为孩子进行心理辅导,也会对工作人员进行培训。
    记者:你了解孩子们平时在想些什么吗?
    李丹:他们不愿提及家里的情况,他们试图回避。但他们仍然充满理想。一次图画课上,老师要求把自己的理想描绘出来,那个很自闭的孩子画了一艘火箭。当时“神五”已发射成功,孩子说他想当宇航员。我很感慨:相对于城市里的孩子,乡村儿童的机会本来就少,而艾滋病的阴影或许会让他们的理想终究是梦。
    记者:他们都出生在病毒感染者的家庭中,进校时体检过吗?
    李丹:来之前没有体检,但入校后体检过,没有一个人感染。对于大部分孤儿来说,引发艾滋病流行的卖血风潮在他们出生之后。
    记者:有一种观点———包括高耀洁教授也一直坚持的,认为把这样的特定人群集中抚养,对他们融入社会不利。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李丹:没有人实验过集中管理的模式,也没有先例表明它不好。我们认为:从目前看这种模式没什么太大的缺陷。人的归属感小时候是看不出来的,我们力图在孩子长大前淡化他们的灰暗心理。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景军希望与我们合作调查,看集中管理对艾滋孤儿的成长起什么作用,这或许会得出比较可信的结论。
  
    “我不想当贫穷的慈善家”
    央视《面对面》曾向李丹发问:“你连自己都养活不了,靠什么来帮助别人?”
    这个问题至今困扰着李丹。回到原来的专业领域,一个硕士可以丰衣足食;走现在的路,则对他的生活提出严峻挑战。
    “我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女友,是她在支持我的生活。”李丹说。
    记者:你对自己是什么评价?是理想主义者吗?
    李丹:开始是理想主义者。现在冷静很多,算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以前我们只有目标没有步骤,和别人谈合作时,上来就说我要办孤儿院,第一年收100个孩子,第二年收500个孩子———这样让别人觉得很幼稚。但现在不同了,我们会告诉合作者,我们拥有什么,我们打算怎么做,怎么着手。我们还会把详细的计划展现在他们面前。
    记者:你个人的生活来源呢?
    李丹:在网上写稿挣一些稿费。另外,女朋友已经上班了,她有些收入。
    记者:凭你的专业和学历,如果做研究的话,物质上会比较丰厚吧?你也可以为女友带来更好的生活。
    李丹:确实。但我认为,首先,对于一种理想的追求是任何物质也换不回来的。另外,这种清贫的状态不会一直持续下去。我已经说了,会用商业的方式来弥补收入不足。如果热心公益的人都是贫困的,还会有多少愿意做下去?我觉得我能做好生意,也能做好公益,实现一个自己满意的生活状态。
    记者:但你目前还要靠女友生活。
    李丹:她确实很担心,但这种担心更多的是针对我人身安全。艾滋病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曾经发生过艾滋病志愿者被打、被威胁的事情。学校创办之后,我曾再去双庙村考察,就被中途拦截了。
    记者:你现在每天的生活状态怎样?
    李丹:奔波于北京和河南商丘、开封之间。如果在北京,一般就是上午见一个人,下午见一个人,有记者、教科文组织的人、搞公益的人,包括官员和药厂的老板。我的业余爱好一直是打电子游戏,不过以前是痴迷,现在是放松———生活的压力太大了。
    记者:和这些人接触,你有什么样的感受?
    李丹:人和人真的不同。一位捐助者对我说,每个人都会死,但每个人死之前都想多活一天,所以我要帮助他们。而某些惟利是图的商人总在强调:“你们要搞清楚,是我们在帮你!”他们找村民吃药做实验者,我们希望他们能提供一些“鸡尾酒疗法”的用药,他们不愿意。
    记者:你自己即将经商,你也接触到一些生意场上的人,你希望自己不再贫穷。对于一个从事公益事业的人来说,这种想法不会对你的事业有什么影响吗?
    李丹:不会。商业运作赚来的钱,会保证我们能把更充分的精力投入到公益事业中去。
  
    自析成功几率:80%
    在学校落成4个月后,已经有100多名志愿者加盟。12万资金的到位,可以保证“东珍”一年的运作。李丹由此判断自己的成功概率为80%。
    这位年轻人非常看重民间力量对防治艾滋病所起的作用。他非常仰慕高耀洁,“高老师已经75岁了,需要有人接班。”
    记者:你对民间从事防艾的人士、包括NGO怎么评价?
    李丹:这样的个人和团体很少。孤军奋战的高耀洁老师像是一尊神,因为她最先说出了中国的艾滋情况,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牺牲,她现在的作用就是给我们一种信念———一个老人尚且如此,何况我们这些年轻人?
    中国的NGO应该成为防治艾滋的重要力量。中国不缺人。人需要带动,需要有榜样。我们希望能带动更多的人做这事,把这种精神传播开来。目前,已经有100多名志愿者加入了我们的团队,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记者:你期望学校将来如何发展?
    李丹:我们想在教育局注册后,应该能走上正轨。我和商丘梁园区教育局协商,他们提出办学校买地盖房子、支付老师工资都需要一笔资金,大约几十万。我上周回北京来,就是要筹集这笔钱。
    记者:你觉得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李丹:80%的可能性,20%的阻力。我希望政府和社会各界给予大力支持。温家宝和吴仪两位领导人和HIV携带者握手,就是国家对艾滋病患者更为重视的信号。
    记者:“东珍学校”只有小学,这些孩子小学毕业以后怎么办?你们期望学校将来如何发展?
    李丹:我们在与河北的一所民办中学进行联系,希望我们的学生毕业后去他们那儿上中学。在这里,“东珍”承担了一个中转站,或者说“试剂”的角色,艾滋孤儿在我们这里生活半年或一年之后,可以证明他们没有感染,让别人放心一点。
    但“东珍”的最终目标是做一所小学、中学联读的学校。在这所学校里,我们不但要交给孩子们知识,更重要的是抚慰他们的心。当你在贫穷的河南农村看到他们父母的坟地,你一定会感觉到:孩子们太需要人关心。
    记者:可以想象,这是一项需要持久激情投入的事业。
    李丹:救助艾滋孤儿只是其中的一项。我们的最终目的是一个非盈利项目,来帮助更多的弱势群体。这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
  
    东珍接受社会捐助
    中国银行
    账号:4080107-0188-014289-5
    户名:李丹
    开户行:中国银行北京市海淀区恩济储蓄所
    联系电话:(010)86804429
    网址:http://www.nohiv.net/bbs/dv6/dispbbs.asp?boardID=27&ID=16381
  
 浏览:1745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4/2/21 13:48:20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潘公凯Chinas Orphans Feel Brunt of Power(收藏于2004/9/16 11:25:31
蒯乐昊李丹 救助艾滋经不起等待(收藏于2004/9/5 13:17:55
麦兜东珍志愿者8月22日遭商丘政府人员殴打(收藏于2004/8/23 16:36:26
李丹谁在艾滋村反华?(收藏于2004/8/1 14:43:35
东珍[东珍]2004年3月工作日记(收藏于2004/4/4 0:16:06
东珍[东珍]2004年2月工作日记(收藏于2004/4/4 0:10:56
李丹经历:商丘市政府取缔东珍学校(收藏于2004/4/3 23:10:26
杨瑞春寄语入驻“艾滋病村”的河南干部(收藏于2004/2/21 13:50:40
吴晨光李丹:我算是现实的理想主义者(收藏于2004/2/21 13:48:20
商丘电视台商丘市委书记和艾滋孤儿共度除夕(收藏于2004/1/30 16:04:57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赵勇河南商丘地区睢县艾滋病村感染者赵勇亲历记(访问19313次)
该村村民河南省上蔡县邵店乡后杨村艾滋病死亡报告(访问10452次)
主笔/高昱 记者/于彦琳血祸--走访河南“艾滋村”(访问9025次)
凤凰网河南省双庙集爱滋村直击(访问7720次)
小天命运———来自中国爱滋村的呼声(访问5883次)
李丹谁在艾滋村反华?(访问5277次)
该村村民河南睢县城关镇东关南村已死亡村民名单及家庭状况(访问4622次)
喻尘穿行在“艾滋病疫区”--我的眼泪为何总是砸向大地(访问3370次)
李丹经历:商丘市政府取缔东珍学校(访问3357次)
南方周末陕西商洛地区"艾滋病"调查报告(访问3312次)
1/2页 1 2 向后>>
文选评论
王晓飞文选评论(评论于2017/3/11 18:05:46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