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致河南艾滋病村的死者与濒死者

在艾滋使他们沦为孤儿之前,村民将爱子送人领养

抱石翻译整理

  天赐是谢雁唯一的儿子。她和丈夫期盼了多年后才有了这个男孩儿,于是给孩子取了个小名“天赐”。 不幸的是,谢雁和已经死去的丈夫象许多生活在中国腹地的农民一样,由于卖血而感染上艾滋病毒。这星期,她卖掉家中所有的粮食,用卖粮换来的350块钱作为路费,携天赐上了北京。她是要赶在自己死前把四岁的爱子让人收养,以免天赐成为又一个“艾滋孤儿”。
  
  谢雁所面对的这种惨痛的处境,仅仅是一场巨大的人类悲剧的一部分。这场悲剧在“卖血丑闻”的中心河南农村每天都在上演。谢雁他们这样的人,曾眼看着他们的父母,配偶,兄妹,邻居一个个死于艾滋,知道不久就该轮到他们自己了。他们中的很多人无法负担昂贵的医药。
  
  直到九十年代中期政府下令禁止非法采血之前,这些农民曾成群结队地到当地医院卖血。采集到的血全被混在一起,提取血浆后再输回卖血者的体内以“保证不损害他们的健康 ”。谢雁和她的丈夫以及千千万万的农民,正是在多次这种卖血的过程中,被传染艾滋病的。
  
  在“中国面临艾滋危机”的警告声中,这场丑闻多年来被政府悄悄地掩盖着。直到去年才公开承认这个问题的存在。官方对受害人数的估计是在三万到五万之间,但传家们认为至少有十万人受到感染,真实的数字很可能还要大得多。谢雁的村子属于那些几乎被彻底毁灭的地方之一。差不多每一个家庭都有人被感染。
  
  根据官方估计,到2002年上半年,中国艾滋病毒阳性的人即将突破一百万。但在一个不寻常的、坦率的预测中,卫生部的官员警告说,到2010年中国的艾滋病毒携带者会高达一千万。
  
  无从知道,有多少艾滋病的受害者和谢雁一样,赶在死前为他们的孩子们寻找活路。许多人可能甚至不知道从何处着手,其他的人,则在死后将他们的孤儿留给年迈的父母,或是靠同样是艾滋病患者的亲戚的怜悯而活下去。
  
  高耀洁,一位帮助这些农民的医生说,艾滋孤儿的数量正在迅速地增长。“他们无人可以依靠,没有饭吃,没有地方住。”她在给AFP的信中说,“十来岁的女孩子照顾幼小的兄弟姐妹,偶然会有亲戚来过问一下。”
  
  去年11月,她的丈夫死去六个月的时候,谢雁检查出艾滋病毒阳性。现在她忍受着和丈夫死前同样的头痛。她说,她要给她的孩子们找个好人家,这样,她才可以瞑目,才可以死而无憾。
  
  
 浏览:1175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2/10/30 14:41:14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潘公凯Chinas Orphans Feel Brunt of Power(收藏于2004/9/16 11:25:31
蒯乐昊李丹 救助艾滋经不起等待(收藏于2004/9/5 13:17:55
麦兜东珍志愿者8月22日遭商丘政府人员殴打(收藏于2004/8/23 16:36:26
李丹谁在艾滋村反华?(收藏于2004/8/1 14:43:35
东珍[东珍]2004年3月工作日记(收藏于2004/4/4 0:16:06
东珍[东珍]2004年2月工作日记(收藏于2004/4/4 0:10:56
李丹经历:商丘市政府取缔东珍学校(收藏于2004/4/3 23:10:26
杨瑞春寄语入驻“艾滋病村”的河南干部(收藏于2004/2/21 13:50:40
吴晨光李丹:我算是现实的理想主义者(收藏于2004/2/21 13:48:20
商丘电视台商丘市委书记和艾滋孤儿共度除夕(收藏于2004/1/30 16:04:57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赵勇河南商丘地区睢县艾滋病村感染者赵勇亲历记(访问21128次)
该村村民河南省上蔡县邵店乡后杨村艾滋病死亡报告(访问10542次)
主笔/高昱 记者/于彦琳血祸--走访河南“艾滋村”(访问9387次)
凤凰网河南省双庙集爱滋村直击(访问7864次)
小天命运———来自中国爱滋村的呼声(访问5905次)
李丹谁在艾滋村反华?(访问5307次)
该村村民河南睢县城关镇东关南村已死亡村民名单及家庭状况(访问4725次)
南方周末陕西商洛地区"艾滋病"调查报告(访问3579次)
李丹经历:商丘市政府取缔东珍学校(访问3404次)
喻尘穿行在“艾滋病疫区”--我的眼泪为何总是砸向大地(访问3397次)
1/2页 1 2 向后>>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