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选目录 全部文选 添加文选 添加目录
空山念远阁<念禩不忘>

《清史编年·雍正朝》相关摘录(雍正三年)

佚名

  雍正三年 (乙巳 1725年)
  正月二十九日
  钦天监以本年二月初二日“日月合壁,五星联珠”为亘古罕有奏闻,请敕下史臣,永垂典册。有旨依允。命宣付史馆,颁示中外。谕称:朕嗣统以来,“唯以皇考之心为心,以皇考之政为政,宅衷图事,罔敢稍越尺寸,故邀上天垂鉴。”
  本日,以贝子允礻唐“外饰淳良,内藏奸狡”,其属下人“纵滋骚扰民间”,命都统楚宗前往约束之。
  
  二月十四日
  谕责廉亲王允祀“怀挟私心,遇事播弄,希动摇众志,搅扰朕之心思,阻挠朕之政事。”言:皇考梓宫运往山陵,向例用夫役二万余名,而允祀密奏拟减省一半。允祀又称上(马四)院畜马太多,欲行裁减,无非彰皇考糜费之名,或使将来有缓急时无所取资。此外,又以破纸写奏章,祭所用破损桌案奉祝版,更衣幄次油气熏蒸。“允祀非才力不及、智虑不到之人,而存心行事或此,诚不知其何意。”
  
  二月二十九日
  雍正帝再责允祀、允礻唐、允礻题、允礻我,及其同党。召诸王大臣入宫,谕:贝子允礻唐行事悖谬,纵容空下人生事妄为,因派都统楚宗前往约束。楚宗至西大通,允礻唐并不出迎请安,楚宗传旨,允礻唐气概强盛,云:“谕旨皆是,我有何说。我已欲出家离世,有何乱行之处?”其属下人亦毫无敬畏之色。其意以为出家则无兄弟之谊,离世则无君臣之分也。雍正帝又责允礻题云:“皇考宾天时,允礻题从西宁来京,并不奏请太后安,亦不请朕安,反先行文礼部,问其到京如何行礼仪注。及在寿皇殿叩谒梓宫后,见朕远跪不前,毫无哀戚亲近之意,朕向前就之,仍不为动,彼时拉锡在旁,掖之使前,伊出遽将拉锡骂詈,复忿然至朕前,云:‘我本恭敬尽礼,拉锡将我拉拽,我是皇上亲弟,拉锡乃掳获下贱,若我有不是处,求皇上将我处分;若我无不是处,求皇上即将拉锡正法,以正国体。’等语。朕亦不意其咆哮无礼至此也。”“允礻题妻病故,朕厚加恩恤,乃伊奏折中有‘我今已到尽头之处,一身是病,在世不久’等语。”“允礻题身为大将军,将不应支用之钱粮滥支数万,以市恩邀誉,而不知有违下制,例应赔补,此皆国帑所关,何得任意侵取乎?”又责允礻我:“奉旨送泽卜尊丹巴胡士克图,至张家口外乃托病不行,又私与允礻唐暗相往来馈送马匹,允礻唐因书有‘事机已失,悔之无及’之语,悖乱已极。允礻我又私行禳祷,将‘雍正新君’字样连写入疏文之内,甚属不敬”。
  本日谕中,又责阿灵阿、鄂伦岱二人乃允祀等之党首,罪恶至重。命将鄂伦岱发往奉天,与阿尔松阿一同居住,使其远离京师,不致煽惑朝政。谕称:鄂伦岱于康熙时即“悖恶多端”。朕即位后,令为领侍卫内大臣、都统,彼并无感激报效之念。朕有朱批谕旨与阿尔松阿,令鄂伦岱转交,彼于乾清门众人前将谕旨掷之于地。“朕每召诸王大臣等颁发谕旨,鄂伦岱未有一次点首心服。前召旗下大臣面谕云:‘近日大臣等办事,将从前积习已改十之七作,若再整顿一二年,便可全改。朕尝虑向来恶习,恐非诛戮一二人不能挽回,今看来可不用诛戮矣!为此朕心甚喜。’诸臣无不默首,喜动颜色,唯鄂伦岱略无喜容,俯首冷笑。“”总由伊私相依附之人未遂其愿,故将怨望皇考之心怨望于朕。“
  
  三月十三日
  工部于行文时将廉亲王抬写,果亲王允礼等参奏。谕:“如此方是,甚属可嘉。王大臣等所行果能如此,朕之保全骨肉,亦可以自必矣。“本月二十三日,宗人府议革退允祀王爵,命宽免。谕称:”可任其妄为,伊妄为力竭,或有止日。尚望其回心归正,庶几与朕出力也。”
  
  三月二十三日
  谕责年羹尧。时抚远大将军、川陕总督年羹尧以“日月合壁、五星联珠”具本奏贺。得旨:“年羹尧所奏本内,字画潦草,且将‘朝乾夕惕’写作‘夕阳朝乾’,年羹尧平日非粗心办事之人,直不欲以‘朝乾夕惕’四字归之于朕耳。朕自临御以来,日理万机,兢兢业业,虽不敢谓乾惕之心足以仰承天贶,然敬天勤民之心时切于中,未尝有一时懈怠,此四海所共知者。今年羹尧既不以‘朝乾夕惕’许朕,则年羹尧青海之功亦在朕许与不许之间而未定也。朕今降旨切责,年羹尧必推托患病,系他人代书;夫臣子事君,必诚必敬,纵系他人代书,岂有不经目之理?观此,则年羹尧自恃己功,显露不敬之意,其谬误之处,断非无心。”
  
  三月二十七日
  议总理事务王大臣功过。怡亲王允祥诚心效力,赏一郡王,听其于诸子中指名奏请。隆科多赏给一等阿达哈哈番。马齐赏给拜他喇布勒哈番。廉亲王允祀无功有罪,宽免。四月初十日,因允祥再三固辞加封其一子为郡王,允之。
  
  四月十二日
  调年羹尧为杭州将军。谕:“近年来年羹尧妄举胡期恒为巡抚,妄参金南瑛等员;骚扰南坪寨番民,词意支饰,含胡具奏;又将青海蒙古饥馑隐匿不报。此等事件不可枚举。年羹尧从前不至于此,或系自恃己功,故为怠玩;或系诛戮过多,致此昏愦。如此之人,安可仍居川陕总督之任?朕观年羹尧于兵丁当尚能操练,著调补浙江杭州将军。”
  本日,以奋威将军、甘肃提督兼理巡抚事岳钟琪署理川陕总督。调陕西巡抚石文焯为甘肃巡抚。
  是日,将年羹尧调任杭州将军后,雍正帝于浙江巡抚法海奏折上朱批云:“年羹尧近来昏愦之极,兼之狂妄乖张,朕用伊此任,亦出于不得已。尔当留心观其举动,勿稍为所诳惑。”
  
  四月十六日
  因工部所制阿尔泰军用之兵器粗陋,谕责管工部事廉亲王允祀。云:朕与允祀,“分属君臣,谊属兄弟。今观允祀之于朕,则情如水火,势如敌国。”“允祀处心积虑,必欲自居于是,而以不是归之于朕。”“允祀若肯实心任事,部务皆所优为,论其才具操守,诸大臣无出其右者;而其心术之险诈,诸大臣亦无与之比者。”雍正帝又追溯康熙时往事,言:因允祀乳母之夫雅齐布获罪正法一案,皇考朱批朕兄弟,有“朕与允祀,父子之义已绝”之旨。允祀曾向朕哀恳:“若将此旨宣示,则允祀实不可以为人矣。”因将此旨封固,交由内阁收贮。朕虽如此矜全,“允祀全不知感恩悔过,专务沽取名誉,邀结党羽,希图败坏政事,实为国法所不宥。”
  
  四月二十二日
  年羹尧奏谢调补杭州将军。朱批:“朕闻得早有谣言云‘帝出三江口,嘉湖作战场’之语。朕今用你此任。况你亦奏过浙省观象之论。朕想你若自称帝号,乃天定数也,朕亦难挽。若你自不肯为,有你统朕此数千兵,你断不容三江口令人称帝也。此二语不知你曾闻得否?再,你明白回奏二本,朕览之实在心寒之极。看此光景,并不知感悔。上苍在上,朕若负你,天诛地灭;你若负朕,不知上苍如何发落你也。”
  
  六月初七日
  年羹尧之子年富、年兴因“随处为伊父探听音信,且怨愤见于颜色”,被革职,交与其祖年遐龄。
  
  六月二十一日
  年羹尧于本月十七日从西安起程赴浙,一车两马,仆从数人。本日,谕其其故为“困苦怨望之状”。以其产业、资财分散各处藏匿,而直隶、四川、江南尤多,命各省督抚等严查,出首者免罪,隐漏者照逆党例正法,未能查出之督抚一并从重治罪。
  
  六月二十七日
  因年羹尧任用私人,举劾不公,致川、陕劣员甚多,命吏部将应补选人员传集,会同九卿验看,其通晓文义、人材可用者,带领引见,拣选考试后,发往川陕补用。
  
  七月初一日
  以年羹尧从前题奏西藏、青海军功,议叙文武官员多冒滥不实,谕:凡系年羹尧任内冒滥议叙者,不论已升未升,已授未授,俱著据实自首。此皆出自年羹尧擅作威福之举,与伊等无关,皆从宽寡,若仍隐匿不首,发发觉后即严加治罪。其实在立功而被挟私抑遏,不行议叙者,亦著将所以挟私之故,详细呈首。随又谕:曾经年羹尧参革、降调者,如有冤抑,著吏、兵二部查明具奏。川、陕两省副将以下、千总以上凡系年羹尧“冒滥题补”者,由岳钟琪详查。
  
  七月初九日
  署浙江巡抚、按察使甘国奎折奏:年羹尧于七月初二日到任,仍似大将军气象,其所坐之船,先到者已三十余艘,闻未到者尚有四十余艘。其家人到杭者已不下千人,后来者尚未知其数,所住衙门人已住满。朱批:“大抵祸来神昧,盖缘罪业深得之故耳。下愚不移,奈何奈何!”
  
  七月十八日
  内阁、九卿、詹事、科道合词劾奏年羹尧“欺罔悖乱”各款,请加诛以正国法。谕:年羹尧之罪实国法不宥。“朕展转思维,自古帝王之不能保全功卧者,多有鸟尽弓藏之讥,然使委曲宽宥,则废典常而亏国法,将来何以示惩?此所奏乃在廷之公论,而国家赏罚大事必咨询内外大臣佥谋画一,可降旨询问各省将军、督、抚、提、镇,各秉公心,各抒己见,平情酌议,应作何处分,即速具奏。”
  
  七月二十七日
  降年羹尧为闲散章京。谕:年羹尧以总督补放将军,亦为升迁,伊前违旨,欲在仪征县逗留居住,今又只将接任日期具奏,并不谢恩,有悖臣道,著革退杭州将军任,授为闲散章京,在杭州效力行走。
  
  七月二十八日
  皇九弟允礻唐被革去贝子。山西巡抚伊都立参奏允礻唐家璇之护卫乌雅图等在平定州殴打生员。谕责允礻唐“结纳党援,不守本分,且品行庸劣,居心妄自尊大”。又携银数万两往西宁,买结人心,地方人等俱称九王爷。“著革去贝子,撤其属下佐领。并行文陕西督抚,嗣后仍有擅称允礻唐为九王爷者,从重治罪。”
  
  七月三十日
  从山东巡抚陈世倌疏请,该省丁银摊入地亩征收。
  
  八月初六日
  吏部街衙门颏奏直隶总督李维钧“居心险谲”、“阳顺阴违”,藏匿年羹尧产业财物,又将魏之耀家中所有书信自行藏匿,将抄没之银私给年羹尧家人三百两,请严审。命马尔赛前往详察,“果得奸欺党恶实情,即将李维钧拿问请旨”。本月二十日将李维钧革职。
  
  八月初十日
  年羹尧因树党营私,委署宁夏同知常玺等倚势殃民,降为一等精奇尼哈番。本月二十四日,因委用知州边鸿烈恣行扰累,激变番民,降为一等阿思哈尼哈番。本月二十六日,因参革知府程如丝不实,捏词妄参,被降为一等阿达哈哈番。
  
  八月十三日
  撤会考府衙门。该衙门自雍正元年成立以来,共办理各部院奏销钱粮事件五百五十件,其中驳回改正者九十六件。有旨命将办理会考府之王大臣官员等议叙。(据《永宪录》,谕称:驳回改正之九十六件中,工部即居五十八件,似此廉亲王之居心可知矣。)
  
  八月二十七日
  以怡亲王允祥、果郡王允礼“实心为国,操守清廉”,加允祥俸银一万两;允礼照亲王例给与俸银、俸米,护卫亦照亲王府员额。
  
  九月二十二日
  吏部议年羹尧将甘州、巴尔库尔等处应行奏请钱粮之事并不交代明白,应降为拜他喇布勒哈番。得旨:年羹尧所有职衔俱著革去。
  
  九月二十八日
  锁拿年羹尧。钦差内大臣、都统拉锡携锁拿年羹尧上谕至杭州,会同署浙江巡抚福敏署杭州将军鄂弥达,传唤年羹尧至将军衙门,宣读上谕,将年羹尧锁拿看守,解京审讯。福敏等又往年羹尧家中查点家产。十一月初三日,年羹尧系至京。
  
  是月,襄阳总兵官张殿臣因系年党被革职,罚修宣化城墙。四川提标中军参将阮阳(王景)因过继年羹尧之子,代为扶养,不行出首,被逮治罪。本年十二月,宁夏总兵官王嵩、兴汉总兵官武正安均因系年党被革职,发往边外,自备种子,种地赎罪。
  
  十一月初二日
  先是,内务府佐领披甲每年需钱粮达七十余万两,廉亲王允祀奏请裁减披甲人数,雍正帝命庄亲王允禄及内务府总管常明、来保与允祀确议。允祀又议将内府佐领披甲增九十五名。雍正帝许每佐领留披甲五十,裁减其余,俟缺出后扣除不补。常明将此讯泄露,内府佐领下数百人于十月三十日集允祀府门嚷闹,次日又至李延禧家嚷闹,抢去物件,庄京王等派出官兵拿获数人。本日,谕责允祀“面奏可裁而又议加增,阴邪叵测,莫此为甚。”命将闹事之为首者五人处斩,为从四十余人斩绞监候。庄亲王允禄罚奉三年,常明、来保俱革去内务府总管。本月初五日,宗人府议,允祀应革去王爵,撤出佐领。有旨宽免。雍正四年正月,闹事为首为从兵丁俱从宽免死,发往广西、云贵、四川等处当差。
  
  十一月十五日
  贵妃年氏病重,进封为皇贵妃。二十二日,逝世。既逝,谕称其“秉性柔嘉,持躬淑慎”。
  
  十二月初四日
  郡王允礻题因任大将军时“任意妄为,苦累兵丁,侵扰地方,军需帑银徇情糜费”,经宗人府参奏,降为贝子。
  本日,有野虎入京城年羹尧家。该虎不知从何处来,初三日至齐化门外,夜间从东便门上城,到前门,下马道,直入年羹尧家,上房。本日天明,九门提督率兵放枪驱下,入年遐龄家后花园中。官兵追至,用枪扎死。相传,当年羹尧生时,有白虎之兆。雍正帝朱批,称为“一大奇事”。云:“年羹尧之诛否,朕意实未决,”“有此奇事乎!年羹尧,朕正法意决矣。如此明彰显示,实令朕愈加凛畏也。朕实惊喜之至。奇,从古罕闻之事也。”
  
  十二月十一日
  结年羹尧案。议政大臣、刑部等衙门题奏年羹尧九十二款大罪,计:大逆之罪五,欺罔之罪九,僭越之罪十六,狂悖之罪十三,专擅之罪六,贪黩之罪十八,侵蚀之罪十五,忌施刻之罪六,残忍之罪四。(略)经议:年羹尧应“立正典刑,以申国法”。其父及兄、弟、子、孙、伯、叔、伯叔兄弟之子十六岁以上者俱处斩,十五岁以下及母、女、妻、妾、子之妻妾给功臣家为奴。正犯财产入官。
  奏上,得旨:“年羹尧不臣之心显然,但因丧心病狂、昏愦颠倒之所致。邹鲁乃无知小人,相与谋逆之情虽实,而事迹尚未昭著。朕念年羹尧青海之功,不忍加以极刑,著交步军统领阿齐图,令其自裁。年羹尧刚愎残忍之性,朕所夙知,其父兄之教而不但素不听从,而向来视其佼兄有如草芥,年遐龄、年希尧皆属忠厚安分之人,著革职,宽免其罪。一应赏赍御笔、衣服等物俱著收回。年羹尧之子甚多,唯年富居心行事与年羹尧相类,著立斩;其余十五岁以上之子著发遣广西、云贵极远烟瘴之地充军。年羹尧之妻系宗室之妇女著遣还母家去。年羹尧及其子所有家资俱抄没入官,其现银百十万两著发往西安,交与岳钟琪、图理琛,以补年羹尧川陕各项侵案件。其父兄族人皆免其抄没。年羹尧族中有现任、候补文武官员者,俱著革职。年羹尧嫡亲子孙将来长至十五岁者,皆陆续照例发遣,永不许赦回,亦不许为官。有匿养年羹尧之子孙者,以党附叛逆例治罪。著内阁明白记载。”
  
  十二月十六日
  将隆科多《圣祖仁皇帝实录》总裁革退。谕称:隆科多于圣祖亲征之事记载不全,而于伊父佟国维陈奏之言一一详载,且多粉饰,“昧公徇私,殊玷纂修之职”。
  
  十二月二十一日
  宗人府参奏:廉亲王允祀因护军九十六不遵伊之指使,令太监三人将九十六立毙杖下,太监阎进代伊隐瞒所行之事。允祀擅专生杀之权,甚属悖乱,应将允祀革去亲王,严行禁锢,所属佐领撤回幺中。又谕:杖杀九十六之太监三人,著允祀指出一名抵偿,若不肯指出,著将此三名太监俱行正法。
  本日,命每旗派马兵若干在允祀府周围防守。又于上三旗侍卫内每日派出四员,随允祀出入行走。
  
  十二月二十七日
  《古今图书集成》编成。雍正帝即位后,由大学士蒋廷锡主持,重加编校,正其伪讹,补其阙略,至是编成。雍正帝亲制序文。
 浏览:4130
设置 修改 撤销 录入时间:2002/5/24 21:57:10

新增文选
最新文选Top 20
sendmoon列出几点为八黨人释疑<轉自胤禩吧>(收藏于2011/2/6 4:08:57
minnie雍正诬陷秦道然为秦桧后裔.有些抹黑八爷跟九爷的资料都来自秦道然口供(收藏于2011/2/6 4:03:22
minnie满文《黑图档》载允禩 易名阿其那始末(收藏于2011/2/6 3:45:50
[清]《永宪录》(卷一——卷四相关内容)(收藏于2003/5/1 14:34:26
DEMIAN爱新觉罗胤禩生平考辨(再续)(收藏于2002/8/30 12:16:06
DEMIAN爱新觉罗胤禩生平考辨(续)(收藏于2002/8/30 10:53:10
DEMIAN爱新觉罗胤禩生平考辨(收藏于2002/8/30 10:51:38
佚名“阿其那”與“塞思黑”之意(收藏于2002/8/23 15:02:54
杨珍反太子派成员综述(收藏于2002/8/15 11:46:27
杨珍满汉传统观念的冲突与复立太子(收藏于2002/8/15 11:41:53
1/2页 1 2 向后>>


访问排行Top 20
杨珍反太子派与太子的第二次较量:二废太子(访问14392次)
佚名“阿其那”與“塞思黑”之意(访问5188次)
阿朱康熙骂儿子,雍正的即位,受宠的乾隆(访问5180次)
杨珍反太子派成员综述(访问4954次)
佚名《清史编年·雍正朝》相关摘录(雍正三年)(访问4131次)
清史稿《清史稿 胤禩》(访问3635次)
康熙帝康熙御制诗,赐八子胤祀(访问3419次)
[清]《永宪录》(卷一——卷四相关内容)(访问3334次)
佚名《清史编年》雍正四年(附康熙诸子收梢)(访问3270次)
杨珍皇八子的角色转换(访问3146次)
1/2页 1 2 向后>>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7